度度说我是悲剧了,章鱼哥说我是被忽悠了。我知道,我似乎确实是被忽悠了。
如果生活就一直这样平淡下去的话,那就不会有这个故事了。之所以叫做故事那就是肯定会发生点要么巧合要么不可思议要么出人意料的事,又或者是大俗的事。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个故事就比较俗套,因为看到开头就会猜到结尾了。
是的,就在我快要把这个偶然邂逅的哭泣女孩忘记的时候,我接到了那个始终“暂时无法接通”的电话来电。
  “喂,你还记得我么?”虽然只听过一次却难以忘记的声音。
  “那个,你是谁?”
  “你猜啊~这么快就把我忘了么?”
  “嗯,兰兰?”
  “错了!”
  “空空?”
  “不对!”
  “玛利亚?”
  “不是不是!”
  “志玲?”
  “诶?她也干这行?”
  ……………………
  以上只是意淫,意淫有害身心健康,各位请勿模仿。
  ……………………
  其实真实的对话是这样的:
  “喂,你还记得我么?”
  “当然记得,那个哭比笑好看的妹子嘛。”
  “讨厌啊你,你还笑比哭难看呢!”
  “谢谢夸奖,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呢?难道是想我了不成?”
  “死变态!”
  “呐呐呐,上次就和你说过了啊,叫我变态可以,但请你把前面的死字去掉好不好?”
  “死变态死变态死变态……”
  沉默……
  “生气了?好吧我不加死字了。”尴尬的沉默了半分钟之后她终于开口了。
  “没生气,只不过刚才对门办公室的美女过来了。”
  “你果然是个死变态,我前一段去外地了手机没有漫游所以都没收到。回来之后一看短信有一个号码找了我20多次,我就知道肯定是你这个死变态。”
  “哪有20遍那么多,我数着是19次的嘛。”
  “喂,我请你吃饭吧。”
  “还有此等倒贴的好事?”
  “你付账就好了,我在百货大楼的KFC等你。”
  “那个,我现在是在上班哎,能不能等饭点的?”
  “10分钟!”
  “美女都这么不讲理么……”没声音,很明显她已经挂机……

  我能不去么?我能不去么?我能不去么?
  在问了自己三遍得到了三个肯定的“不能”之后立马告假,下楼蹬上我的野驴飞驰而去。
  5分钟我就到了约定的地点,在现在看来这是很不明智的,我应该要拖到第9分钟的时候再大摇大摆的晃进去才是王道。
  但陷入一见钟情的人就是那么傻,我不但用最快的速度飞驰而至,还满头大汗的就冲进了KFC。
  进去之后我就看到她穿着黄色的连衣裙,戴着没有镜片的黑色眼镜,捧着圣代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
  “我来了。”在坐到她面前喘了一会气之后我说。
  “嗯” 平静的声音。
  “那个…想吃什么我请你。”
  “嗯”依旧平淡的声音。
  我挥手招呼服务生过来“请问你们这里有叫‘嗯’的食物么?”
  “这个,好像没有吧……”服务生呆了一下,又看了她一眼答道。
  “怎么办,他们这里没有你想要的。”
  “呵呵,你还蛮有幽默感的啊。”她终于换了一副表情。
  “我突然发现你笑的样子其实是比哭好看的!”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的表情一定花痴到一定程度了。
  “一直都是,也只有你这种死变态才会觉得本姑娘哭比笑好看。”在当时我就应该发现她的腹黑潜质的,不过你知道的,陷入一见钟情的人总是傻乎乎的。

  我要了一杯可乐开始和她聊天,她始终不告诉我名字,只告诉我说可以叫她 summer,或者夏末…
  我们在一起半年,时间虽短却刻骨铭心。只是,我始终不知她的真名,不知她居于何处,不知她的朋友,不知她的家人……
  她的出现和她的一切都像她的消失一样那么突然,那么神奇……

  PS:这不是恐怖鬼故事。

  在我的记忆深处,有个叫夏末的名字挥之不去。但我现在却找不到任何有关的地点或者东西或者人能证明她的存在,似乎她就那么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我的黄粱一梦,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们相爱过,即使是在梦中。
  许久之前我就想记录下有关那段时光的一切,却总是被打断…被耽搁…被阻挠……
  今时今日,我终于可以放下一些东西来仔细回忆那段时光,并提笔记录下来。这,或许只是个不太精彩的小说。

  08年6月,某日。
  顶着头上的艳阳,骑着单车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眼睛却闲不住的看东看西,寻找可以养眼的美女和可以让我感兴趣的一切事物。
  当经过胜利广场,我正被广场中央大中午玩轮滑的几个小朋友吸引时,突然被一个算不上美女的美女吸引了。她走在我右侧的人行道上,上身清新白色的T恤,下身黄色带褶的长裙,背着黄色的双肩背包,一头披肩的发。但吸引我关注她的不是这些,而是她正在哭泣,急速的行走着,哭泣着,梨花带雨。
  在那一刹那我被吸引住了,我放慢速度看着她。这时她也发现了我,只是瞪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她的哭泣,和行走。
  终于我经过了她,再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我遍加速回了家。
  晚上,我在QQ群里和小5,熊猫受受他们说了这个女孩。被一致认定为我是思春了,并一个个的开始出阴谋划鬼策。
  晚上,我却梦见了她。梦见我拥着她,她在我胸前哭泣。

  在第二天上班后我已经把她忘记了,毕竟只是一瞥而已,昨晚的梦只是少年思春罢了。
  但生活就是那么神奇,6月底这天的中午我又遇到了她,她还是那身装扮,不过这天淡淡的笑容代替了那天的梨花带雨。
  我经过她,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鬼使神差版的我停下来,问她:“今天怎么没有哭呢?”
  “你很愿意看到我哭么?”
  “那倒不是,不过你哭起来比现在要好看多了。”
  “讨厌的家伙!”她转过头继续走。
  我也调转车头跟上她“可以问问你那天为什么哭么?”
  “你那么喜欢管闲事么?”
  “我只是好奇心比较重而已。”我一脸无辜的笑容。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因为我比较喜欢你哭的样子,想让你再哭一次看看啊。”
  “你个变态!你别跟着我了。”
  “好吧,不跟着你了。除非你告诉我你的名字?”
  “死变态!”虽是骂,但却笑出声来。
  “我知道我是个变态,但请你把前面那个死字去掉好不好,很明显我是活的。”
  “我不会告诉你我的名字……”
  “额…”
  “手机要不要?”她突然转过头来盯着我说。
  “啊。啊?要,当然要了”
  “138xxxxxxxx,好了你别跟着我了,免得有人把你当流氓抓起来。”
  “额,好。”
  我有些懵,呆在原地,难道还有送上门来的好事?
  呆呆的拿出手机,记下这串不知是真是假的号码,回头找她,人已不见。

  之后的生活很平淡,一如既往的两点一线,一如既往的笑对每个人……
  除了那个一直“暂时无法接通”的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