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许久之后我终于停下来了,这时弟弟也来了,弟弟没有哭,只是一直在安慰着姨妈姨父。这时大舅叫我出去,让我跟哥哥回去拿姥姥的一个黑白画像,也带着弟弟回家去换件厚衣服。回到家找了半天才找到画像,找了个小被单包起来,立刻赶了回去。然后大舅又给我一张姥姥照片的底版让我和哥哥去洗出黑白的放在骨灰盒上。虽然感觉像是过了许久似的,其实这个时候才6点半,和哥哥出去转了一圈发现照相馆都没有开门的,就先回医院了一趟看看还能帮忙做什么。回到医院也没什么事可帮忙做的,我又回到病房看着姥姥,我知道可能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姥姥了,以后我的生命中就再也没有姥姥了,也再没有机会叫出姥姥这个词了。很奇怪对着姥姥的遗体我一直没有叫出姥姥两个字,可能是我心底怕叫出来之后自己就撑不住了崩溃在那里。

  7点20多的时候大舅又叫我和哥哥赶紧去洗照片,在路上我跟哥哥要了根烟,吸上两口感觉胸口也舒服多了。之前胸口给憋的好像有个大石块压着似的生疼生疼的。到了西三路上照相馆比较集中的地方发现还没有开门,估计得8点才开门就和哥哥去了我办公室坐了会。8点的时候下楼去了某个数码冲印店把照片洗出来,然后赶紧风风火火的就往回赶。这个时候姥姥的遗体已经被送到了殡仪馆,到了殡仪馆看到老家许多人都来了,李雪也从一中请假回来了。妹妹的眼睛通红通红的看起来哭了好久的样子,看的我很心疼。这时却看到一鸣还和不懂事似的瞎闹我真的很想揍她一顿,也不小了还是那么的不懂事。然后看到大人们都在忙忙碌碌,好多年不抽烟的爸爸也点上烟重新抽起来,姨夫的痛风好像也厉害起来走路一瘸一拐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没有看时间,似乎是一切都准备好了,遗体告别仪式要开始了,二姨和妈妈哭的都好让人心疼。我能做的只有用力抱住妈妈给他点依靠,这个时候我一点都哭不出来,可能男人都这样吧。弟弟却终于撑不住哭了出来,从见到姥姥到遗体告别,弟弟第一次哭出来,在我旁边用力抓着我的肩膀。我能感觉到他有多么难过,我握着他的手,冰凉冰凉的……

  遗体告别完之后姥姥的遗体就要送回老家火化了,只有大舅和小舅跟着回去。我们还是回了家,遗体告别的过程没敢让姥爷去看,就是这样他的血压一度到了200。这时大家最怕的就是姥爷万一再出个什么事,不过回家之后看姥爷的情绪还算稳定。午饭吃的很简单,全家人都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中。吃完午饭家长们都要回老家,弟弟上课去了,而我和三个妹妹就留在家里陪着姥爷,表面上看起来姥爷的情绪还是稳定的。

  一鸣还是那么不懂事吵吵闹闹的,李雪看了一下午书,而我四处找可以转移自己注意力的东西,打开电脑看书,打开电视不停调台,却茫然不知自己看的是什么。晚上爸妈和二姨小姨他们回来了,就大舅小舅和大舅妈留在了老家。二姨他们在姥爷的面前还是有说有笑的,但我却看到他们下楼离开时候的满脸倦容……

6条评论

  1. 你个脑残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节哀

  2. 想起记忆中的姥姥

  3. 伤心过后还需振作。别永远沉浸下去。

  4. 生死有命,想开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