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kelback最早成立于加拿大的小城Hanna,最初的成员是Chad Kroeger(主唱/吉他手),他的兄弟Mike Kroeger(贝斯手),他们的表兄弟Brandon,以及他们的好朋友Ryan Peake(吉他手)。他们开始演唱一些歌星的歌曲。1996年,Chad Kroeger向他的继父借了4000块钱跑到了温哥华一个朋友的录音室里录制歌曲,其间,Brandon离开了乐队,他们的朋友Ryan Vikedal接任了鼓手一职。这一年,他们发行了一张EP唱片《Hesher》,并且发行了一张独立专辑《Curb》,并且开始了巡回演出,但是他们是没有丝毫名气的,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去散发宣传材料和广告,以及发动亲戚朋友向电台打电话要求播放他们的歌曲,从而使乐队得到一定程度上的宣传,并且拥有了自己第一批较为固定的歌迷。
  1998年,他们解雇了自己的经纪人,原因是他们的经纪人并不能宣传推广他们,并且不能把他们带到一个更高的地位。之后的时间里,乐队由Mike Kroeger主要负责财务方面,Chad Kroeger主要负责音乐方面,Ryan Vikedal则负责日程安排等。之后他们投资三万元来制作他们的第二张专辑。2000年初,第二张独立专辑《The State》正式发行。当时的加拿大摇滚音乐几乎完全被国外的摇滚乐所占领,他们急需寻找自己本土化的摇滚乐。正在这时候,加拿大人发现了Nickelback乐队,这使他们迅速窜红,他们追求的post-grunge(后车库音乐/后垃圾音乐)音乐风格成为歌迷的最爱,他们的巡回演唱会也成为了音乐界的热点,他们的独立专辑销量也没有败给唱片产业。
  成为了摇滚明星的Nickelback开始投身新专辑《Silver Side Up》的制作,在这张2001年发行的新专辑中,Chad Kroeger在歌词方面一改过去的含糊不清和隐喻,表达得更为直接,歌曲的创作也充满了灵气也更为成熟,有的歌曲源于生活中的经历,有的歌曲则只是在排练的瞬间就创作完成。而在新专辑中还有Rick Parashar和Randy Staub两位一流制作人来掌舵,所以《Silver Side Up》也成为了Nickelback在美国最为成功的专辑,该专辑曾经排在Billboard 200排行榜的亚军位置,并且诞生了多首摇滚单曲榜的冠军单曲,专辑销量超过了500万张。此后,Chad Kroeger又先后为电影《蝎子王(Scorpion King)》《蜘蛛侠(Spiderman)》《超胆侠(Daredevil)》创作了歌曲并参与制作原声带。

      人生烦恼无数。
  先贤说,把心静下来,什么也不去想,就没有烦恼了。先贤的话,像扔进水中的石头,而芸芸众生在听得“咕咚”
  一声闷响之后,烦恼便又涟漪一般荡漾开来,而且层出不穷。
  幸福总围绕在别人身边,烦恼总纠缠在自己心里。这是大多数人对幸福和烦恼的理解。差学生以为考了高分就可以没有烦恼,贫穷的人以为有了钱就可以得到幸福。结果是,有烦恼的依旧难消烦恼,不幸福的仍然难得幸福。
  烦恼,永远是寻找幸福的人命中的劫数。
  寻找幸福的人,有两类。
  一类像在登山,他们以为人生最大的幸福在山顶,于是气喘吁吁、穷尽一生去攀登。最终却发现,他们永远登不到顶,看不到头。他们并不知道,幸福这座山,原本就没有顶、没有头。
  另一类也像在登山,但他们并不刻意登到哪里。一路上走走停停,看看山岚、赏赏虹霓、吹吹清风,心灵在放松中得到某种满足。尽管不得大愉悦,然而,这些琐碎而细微的小自在,萦绕于心扉,一样芬芳身心、恬静自我。
  对于心灵来说,人奋斗一辈子,如果最终能挣得个终日快乐,就已经实现了生命最大的价值。
  有的人本来很幸福,看起来却很烦恼;有的人本来该烦恼,看起来却很幸福。
  活得糊涂的人,容易幸福;活得清醒的人,容易烦恼。这是因为,清醒的人看得太真切,一较真儿,生活中便烦恼遍地;而糊涂的人,计较得少,虽然活得简单粗糙,却因此觅得了人生的大境界。
  所以,人生的烦恼是自找的。不是烦恼离不开你,而是你撇不下它。
  这个世界,为什么烦恼的人都有。
  为权,为钱,为名,为利……人人行色匆匆,背上背着个沉重的行囊,装得越多,牵累也就越多。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追逐着人生的幸福。然而,就像卞之琳《断章》所写的那样,我们常常看到的风景是:一个人总在仰望和羡慕着别人的幸福,一回头,却发现自己正被别人仰望和羡慕着。
  其实,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只是,你的幸福,常常在别人眼里。

      “一觉醒来,就成精神病了。”西安一名网友在论坛上调侃地说。日前,我国首部《网络成瘾诊断标准》通过了专家论证并交送卫生部审批,《标准》首次将网瘾纳入了精神病范畴。按照标准提出的上网超过6小时就有网瘾?就是精神病?一时间《标准》引来了无数质疑之声。记者为此昨天采访了心理学专家。

  连续上网6小时以上为精神病 Read More >>

1、放弃

  把握的反面就是放弃,选择了一个机会,就等于放弃了其他所有的可能。当新的机会摆在面前的时候,敢于放弃已经获得的一切,这不是功亏一篑,这不是半途而废,这是为了谋求更大的发展空间;或者什么都不为,只因为喜欢这样做,因为,年轻就是最大的机会。人,只有在三十岁之前才会有这个胆量,有这个资格。
 
2、失恋

  不是不在乎,是在乎不起。三十岁前最怕失去的不是已经拥有的东西,而是梦想。爱情如果只是一个过程,那么正是这个年龄应当经历的,如果要承担结果,三十岁以后,可能会更有能力,更有资格。其实,三十岁之前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稍纵即逝,过久地沉溺在已经乾涸的爱河的河床中,与这个年龄的生命节奏不合。

   Read More >>

我几乎从不玩网游,现在也很少去网吧。
但是看着我们社会发生的这一切,我依旧感到无比的痛心。
昨天,看到一篇报道《学生举办模拟法庭 网瘾少年受到审判》——重庆晨报
“分别扮演原告,被告,公诉人,法警等角色,‘提被告人张兰到庭’,担任‘审判长’的赖辽吉开始了审理。案件讲述了被告‘张兰’迷恋网吧,由于无钱上网,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对一路人实施抢劫的犯罪事实。”
庭审中原告和被告分别进行激烈辩护,精彩的表演吸引了不少居民和学生家长参加旁听,最后审判长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判处张兰有期徒刑5年,处罚金1000元。”
呜呼哀哉!
一时间,我痛苦的无言以对,不知该如何说起了。
大家知道什么叫“妖魔化报道”吗?就是通过某种不正当手段,通过强力的媒体控制,对大众进行洗脑,让人一想起被妖魔化对象,本能的联想起丑恶的事物,感到恶心,憎恨的一种行为。——这个词通常用于我们国家指责境外媒体对我们国家的丑化和污蔑。
儿戏!已经沦落为了一个已经确定了结果的“精彩的表演”,沦落为了“红军胜,蓝军败”的解放军演习!
孩子们会学到什么?会学到所谓“网瘾”的坏处?会增进法律观念?
我来告诉你孩子们会学到什么:
1、法律是儿戏,我们随便私设个公堂,就可以审判别人。
2、法院是儿戏,审判结果早就定了,大家去“精神饱满”的走个过场,精彩的表演一下就可以了。
3、法官是儿戏,可以尽情的蔑视法律和被告人,网友评价:“提被告人张兰到庭”,一个“提”字用的是恰到好处,是那么的传神,有韵味,让人回味无穷。
(虽然也是事实,但我们就这么直接告诉孩子们?)
有人说:“这是审判的抢劫行为,而不是上网行为。”
对!说的非常好,告诉我,为什么非要模拟因为“无钱上网”而实施抢劫行为?为什么不模拟他为了“无钱买《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而去实施抢劫行为?告诉我为什么?
这种荒唐的胡乱指责和妖魔化洗脑还少吗?
《焦点访谈》有一期节目做的是《杀人的网络游戏》,初一听确实让人很震撼,细看内容,却荒唐至极,让我哭笑不得。
如果“孩子通宵玩网游,回家路上因太困睡在铁轨上,被火车轧死”这个事件就说明“杀人的网络游戏”的话,我是不是可以说:
如果我通宵看春节联欢晚会(事实上这种垃圾节目让人通宵看的概率很小),又放鞭炮一直到早上6点,想去亲戚家打扑克,结果路上因为太困睡在铁轨上,被火车轧死。那我该埋怨“杀人的春节联欢晚会”?“杀人的鞭炮”?“杀人的亲戚”?还是“杀人的扑克”呢?
很好,很强大!
多少年前我们说“股票是资本主义世界的毒瘤”——直到发现它成功的将社会闲散资金聚集起来,曾推动“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的建立”,使荷兰一跃成为世界历史上九个世界性大国之一。曾使“铁路的可能建成时间提前了100年”。于是我们慌慌忙忙的建立的自己的沪深股市,然后开始恨铁不成钢的说:怎么跟上纽约,东京,伦敦,法兰克福会差这么多呢?
《光明日报》的一篇关于电子游戏就是电子海洛因的文章,将整个游戏界推入了黑暗的深渊。——直到我们发现韩国的网络游戏产值超过汽车工业,韩国国会议员表示希望和青岛市副市长打一场星际争霸的比赛。于是我们的文化部开始站出来恨铁不成钢的“大力扶植国产游戏产业”,要使国产网游夺回国内市场的50%。
不同的国家,就像在各自土地上勤劳耕作的农民。所不同的,当发现地理有一粒“杂草”的时候,我们会迅速的将它拔除(其它的大多数农作物也支持这么做),而欧美韩国,会给它施一些肥料。等到有一天,我们抬起头来,发现旁边地理的那颗“杂草”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结出了丰硕的果实。我们才开始着急,才开始将半死不活的那粒杂草重新种下,无数桶肥料倾泻而下……等到它稍稍露出个头,在把它往上拔一拔,没准还能加速生长呢……
无数中小学生被聚集起来,被逼迫用笔在一面“拒绝电子游戏”的红旗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而自己的童年,天性,想象力,创造力,随着这一面卖身契,烟消云散,从此,沦为一个个木偶。
也许这一切终将改变,也许我们多出一些丁俊晖,台球厅就可以告别被歧视,告别被称为小混混们的聚集地……
也许这一切终将改变,也许我们多出一些李晓峰,沙俊春,电子竞技就可以告别污蔑,告别被称为电子海洛因……
只是,我们这一代人,将会成为牺牲品,没有人会对这一切负责,只会被一句“历史原因”带过。
当我们的下一代,用没有被束缚的创造力去跳跃,用没有被剪断想象力翅膀飞翔的时候,没有人会记得我们,没有人会记得捍卫玩耍的权利也会产生悲剧;没有人会记得维护自由的天性也需要抗争。
网瘾,网瘾,好一个网瘾!有一个带有歧视性的被刻意创造出来的词语。
我想问的是:那些热爱打篮球,踢足球的人,为了打球而去逃课,算不算球瘾? 领导们在白忙的公务之余通宵打麻将,算不算牌瘾? 这些行为是瘾的时间不够长,还是造成的危害没有网瘾大?
篮球场打架,足球场群殴,打麻将动用公款……
亦或是网络天生就是这么的贱,所以不需要理由?
在主流媒体记者的报道中:这些来网吧的孩子,“以后男的肯定是小偷,女的肯定卖淫。” ——我依稀有一点记得,男盗女娼应该是对人最恶毒的诅咒吧?
媒体对社会说:看看,看看,如今的家长都在哭诉网游对孩子的摧残。
社会对家长说:看看,看看,媒体上都播了,网游危害极大。
家长们对孩子说:看看,看看,听人家说哪个孩子因为玩网游把奶奶给杀了,你可不能玩网游!
网游说:这好像是一个循环论证吧,我招谁惹谁了?
每个人都不知道网络具体坏在哪里?只是无缘无故的就把网吧跟丑恶,犯罪,堕落,联系起来。
像一个个没有自主思维的奴隶,被大众媒体左右,疯狂!
老罗曾今说过,他们那一代,谁穿喇叭牛仔裤,周围的人都会说:完了,这孩子以后要坐牢了!
当母亲发现他穿喇叭牛仔裤时,愤怒的将裤子剪碎!
老罗说的很轻松搞笑,学生们听笑话似的乐个不停。我却读出了老罗心中的对那个时代抗争的苦闷、心酸和无奈。
曾经看过一个电视节目:还是母亲对于孩子不停管教的伤心和对网吧的控诉。管教和控诉的理由,都是“电视上说网吧那里连杀人的事情都有”!
当孩子在镜头前反驳:“学校周围也有抢钱杀人的,你们为什么不把学校关了?” 母亲勃然大怒:“你看看!你看看!这孩子,还顶嘴!”
看到这里,我心里想:这下,这个孩子才是真的完了。
我很为这个孩子敏锐的思维和清晰的逻辑赞叹,但是同时,我很难想象如果在一个“你还敢顶嘴”这样的环境下成长,长大后,他会相信道理?还是相信权威?
而那位母亲,你讲道理将不过孩子,就强词夺理,你倒是把他驳倒啊,你倒是从逻辑上证明他是错的啊!!!
逻辑混乱,头脑迂腐,以为自己在对孩子好,却不知道,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