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乎从不玩网游,现在也很少去网吧。
但是看着我们社会发生的这一切,我依旧感到无比的痛心。
昨天,看到一篇报道《学生举办模拟法庭 网瘾少年受到审判》——重庆晨报
“分别扮演原告,被告,公诉人,法警等角色,‘提被告人张兰到庭’,担任‘审判长’的赖辽吉开始了审理。案件讲述了被告‘张兰’迷恋网吧,由于无钱上网,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对一路人实施抢劫的犯罪事实。”
庭审中原告和被告分别进行激烈辩护,精彩的表演吸引了不少居民和学生家长参加旁听,最后审判长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判处张兰有期徒刑5年,处罚金1000元。”
呜呼哀哉!
一时间,我痛苦的无言以对,不知该如何说起了。
大家知道什么叫“妖魔化报道”吗?就是通过某种不正当手段,通过强力的媒体控制,对大众进行洗脑,让人一想起被妖魔化对象,本能的联想起丑恶的事物,感到恶心,憎恨的一种行为。——这个词通常用于我们国家指责境外媒体对我们国家的丑化和污蔑。
儿戏!已经沦落为了一个已经确定了结果的“精彩的表演”,沦落为了“红军胜,蓝军败”的解放军演习!
孩子们会学到什么?会学到所谓“网瘾”的坏处?会增进法律观念?
我来告诉你孩子们会学到什么:
1、法律是儿戏,我们随便私设个公堂,就可以审判别人。
2、法院是儿戏,审判结果早就定了,大家去“精神饱满”的走个过场,精彩的表演一下就可以了。
3、法官是儿戏,可以尽情的蔑视法律和被告人,网友评价:“提被告人张兰到庭”,一个“提”字用的是恰到好处,是那么的传神,有韵味,让人回味无穷。
(虽然也是事实,但我们就这么直接告诉孩子们?)
有人说:“这是审判的抢劫行为,而不是上网行为。”
对!说的非常好,告诉我,为什么非要模拟因为“无钱上网”而实施抢劫行为?为什么不模拟他为了“无钱买《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而去实施抢劫行为?告诉我为什么?
这种荒唐的胡乱指责和妖魔化洗脑还少吗?
《焦点访谈》有一期节目做的是《杀人的网络游戏》,初一听确实让人很震撼,细看内容,却荒唐至极,让我哭笑不得。
如果“孩子通宵玩网游,回家路上因太困睡在铁轨上,被火车轧死”这个事件就说明“杀人的网络游戏”的话,我是不是可以说:
如果我通宵看春节联欢晚会(事实上这种垃圾节目让人通宵看的概率很小),又放鞭炮一直到早上6点,想去亲戚家打扑克,结果路上因为太困睡在铁轨上,被火车轧死。那我该埋怨“杀人的春节联欢晚会”?“杀人的鞭炮”?“杀人的亲戚”?还是“杀人的扑克”呢?
很好,很强大!
多少年前我们说“股票是资本主义世界的毒瘤”——直到发现它成功的将社会闲散资金聚集起来,曾推动“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的建立”,使荷兰一跃成为世界历史上九个世界性大国之一。曾使“铁路的可能建成时间提前了100年”。于是我们慌慌忙忙的建立的自己的沪深股市,然后开始恨铁不成钢的说:怎么跟上纽约,东京,伦敦,法兰克福会差这么多呢?
《光明日报》的一篇关于电子游戏就是电子海洛因的文章,将整个游戏界推入了黑暗的深渊。——直到我们发现韩国的网络游戏产值超过汽车工业,韩国国会议员表示希望和青岛市副市长打一场星际争霸的比赛。于是我们的文化部开始站出来恨铁不成钢的“大力扶植国产游戏产业”,要使国产网游夺回国内市场的50%。
不同的国家,就像在各自土地上勤劳耕作的农民。所不同的,当发现地理有一粒“杂草”的时候,我们会迅速的将它拔除(其它的大多数农作物也支持这么做),而欧美韩国,会给它施一些肥料。等到有一天,我们抬起头来,发现旁边地理的那颗“杂草”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结出了丰硕的果实。我们才开始着急,才开始将半死不活的那粒杂草重新种下,无数桶肥料倾泻而下……等到它稍稍露出个头,在把它往上拔一拔,没准还能加速生长呢……
无数中小学生被聚集起来,被逼迫用笔在一面“拒绝电子游戏”的红旗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而自己的童年,天性,想象力,创造力,随着这一面卖身契,烟消云散,从此,沦为一个个木偶。
也许这一切终将改变,也许我们多出一些丁俊晖,台球厅就可以告别被歧视,告别被称为小混混们的聚集地……
也许这一切终将改变,也许我们多出一些李晓峰,沙俊春,电子竞技就可以告别污蔑,告别被称为电子海洛因……
只是,我们这一代人,将会成为牺牲品,没有人会对这一切负责,只会被一句“历史原因”带过。
当我们的下一代,用没有被束缚的创造力去跳跃,用没有被剪断想象力翅膀飞翔的时候,没有人会记得我们,没有人会记得捍卫玩耍的权利也会产生悲剧;没有人会记得维护自由的天性也需要抗争。
网瘾,网瘾,好一个网瘾!有一个带有歧视性的被刻意创造出来的词语。
我想问的是:那些热爱打篮球,踢足球的人,为了打球而去逃课,算不算球瘾? 领导们在白忙的公务之余通宵打麻将,算不算牌瘾? 这些行为是瘾的时间不够长,还是造成的危害没有网瘾大?
篮球场打架,足球场群殴,打麻将动用公款……
亦或是网络天生就是这么的贱,所以不需要理由?
在主流媒体记者的报道中:这些来网吧的孩子,“以后男的肯定是小偷,女的肯定卖淫。” ——我依稀有一点记得,男盗女娼应该是对人最恶毒的诅咒吧?
媒体对社会说:看看,看看,如今的家长都在哭诉网游对孩子的摧残。
社会对家长说:看看,看看,媒体上都播了,网游危害极大。
家长们对孩子说:看看,看看,听人家说哪个孩子因为玩网游把奶奶给杀了,你可不能玩网游!
网游说:这好像是一个循环论证吧,我招谁惹谁了?
每个人都不知道网络具体坏在哪里?只是无缘无故的就把网吧跟丑恶,犯罪,堕落,联系起来。
像一个个没有自主思维的奴隶,被大众媒体左右,疯狂!
老罗曾今说过,他们那一代,谁穿喇叭牛仔裤,周围的人都会说:完了,这孩子以后要坐牢了!
当母亲发现他穿喇叭牛仔裤时,愤怒的将裤子剪碎!
老罗说的很轻松搞笑,学生们听笑话似的乐个不停。我却读出了老罗心中的对那个时代抗争的苦闷、心酸和无奈。
曾经看过一个电视节目:还是母亲对于孩子不停管教的伤心和对网吧的控诉。管教和控诉的理由,都是“电视上说网吧那里连杀人的事情都有”!
当孩子在镜头前反驳:“学校周围也有抢钱杀人的,你们为什么不把学校关了?” 母亲勃然大怒:“你看看!你看看!这孩子,还顶嘴!”
看到这里,我心里想:这下,这个孩子才是真的完了。
我很为这个孩子敏锐的思维和清晰的逻辑赞叹,但是同时,我很难想象如果在一个“你还敢顶嘴”这样的环境下成长,长大后,他会相信道理?还是相信权威?
而那位母亲,你讲道理将不过孩子,就强词夺理,你倒是把他驳倒啊,你倒是从逻辑上证明他是错的啊!!!
逻辑混乱,头脑迂腐,以为自己在对孩子好,却不知道,亲

我想wow的决斗真的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问题。当然,作为一个身兼双重身份,被称为贼皇兼法神的男人,身上背负的压力一直都是无法想象的。一直以来都没有将自己的心得分享给那些长久以来处于pvp低端的地球人,真的感到非常羞愧和无言以对。Tbc也将要告一个段落了,正如上个资料片行将结束的时候一样,我想,是时候遗留一些我们姑且称之为文化遗产的东西,来烧香祭奠告慰这个残缺不全的版本了。


盗贼篇
有些高玩喜欢把决斗分职业讲,每个职业都有不同的打法这个我承认,但是,那样太低端,明白我的意思吗?你这样的技术贴,太大众化,太低端,作为这样一篇性质堪比文化遗产的pvp巨作,我不会用这么笼统的叙述方式。如果你不适应,或者不习惯,请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
我的意思是说,不管怎样的指责和批评,你都无法干扰我的思路。抱歉,我又说了那么多废话。好了言归正传吧。
我真的希望能够帮助到你,你知道吗?我真的是怀着一种赎罪的心情写下这篇文字的。我想说的是,决斗,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单一的技术模式。如果你们是两个相识的人在一起切磋,那种心境是很平和的,这完全可以发挥出你应有的水平,如果你的对手装备比你好了几个层次,这种压力就更宽松,甚至能助你超水平发挥,因为,即使输了,也没输面子,不是么?那么,请你假设这样一个场景,如果你跟对方赌了100G一盘,ok,你的手是不是开始有点轻微发颤了,那么,把这个赌注增加到1000G呢?3,2,1以后是不是觉得嘴唇发干,头脑空白了?和奶74或者奶D打或许影响并不是那么大,因为你有太多的容错余地和太多的纠错机会。如果贼法内拼呢?当你脑子中浮现哪怕0.5秒的真空时刻,都可能会为你带来一场失利,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我以前读高中的时候,有很多同学平时模拟考试都不错,可最后高考的时候成绩出人意料的差。其实这些,都是环境因素的影响。
好了,我们要讨论的第一个关键点已经浮出水面,没错,那就是心理素质。平时多给自己一些压力,每一次duel之前都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输了这场我就一辈子娶不到老婆了。然后长久下来,你会发现寻常的单挑,再也无法引起你的紧张感和压力感了。而我接下来要说的一切,都是基于你能够正常发挥这一点前提下的,这非常重要,相信我。
开打之前请一定做好全局的规划,规划的意思就是说,你是打算以什么方式来进行这场战斗,全技能还是一套技能,或者说是零技能,如果你不是对自己比较有信心,请不要中途改变这个既定规划,因为对于你来说这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利好,反而会让你方寸大乱。因为,决斗其实是一个很思路性的东西,它非常讲究连贯。
而对于你来说,你自始至终都要做的,就是保持你自己的连贯,同时,打破对方的连贯。
我不喜欢把wow根据9大职业分成9类人,我喜欢分成2类,这也是我与众不同的地方之一,抱歉我又在装B了。
第一类,奶系;第二类,DPS系。你还能找出第三类来吗?
我不想一个一个重复那些无聊的套路,那样不仅是浪费我自己的时间,也是浪费大家的时间。接下来我会选几个最重要的关键词来进行解说。 Read More >>

  11月11日,SK-Gaming与Nihilum的PvE团队合并,当时他们的暂定名为TwentyFifthNovember,意为在11月25日他们会公布正式的公会名称。而就在前几天,也就是他们还没有正式命名的时候,他们就先后拿下了全部《巫妖王之怒》的英雄级团队副本世界首杀!
  TwentyFifthNovember击杀报道:萨塔里奥与克尔苏加德玛利苟斯
  今天就是11月25日,而TwentyFifthNovember也公开了他们的正式公会名称与新的投资方。SK-Gaming与Nihilum的PvE团队正式合并为Ensidia!

Ensidia
官方网站:http://www.ensidia.com/

投资方:来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的一笔私人资产

公会目标:取得日后魔兽世界全部PvE内容的世界首杀


玩家的话:
We are proud for we are the only one country in where you still can get the ZAM bear all over the world!
翻译:我们为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仍然能获得ZAM熊的国家而骄傲!

此文纯属恶搞,请勿当真!


      索马里海盗(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索海集团,英文简称“Somalia Pirate Group”)成立于2000多年前,是一家注册资本为0的具有光荣和悠久历史的武装集团。集团自成立日起发展十分迅速,虽然经历过历史上多次大起大落,但总体保持着健康向上的发展势头,依托着“非洲之角”的天然地理优势和扼守重要海上要道曼德海峡之利,业务范围不断地向外扩张。现在已经在阿拉伯海,西印度洋,莫桑比克近海设立多个分支机构。集团预计在未来的5年内占领全部的西印度洋市场。
  多年来索马里海盗集团在不断苦练内功做大做强的同时,也加强了同海外市场伙伴的合作,特别是加强了同军火贩子之间的合作,已经初步建立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依靠来自世界各国的先进武器,特别是来自俄罗斯的AK-47,RPG的优势,索马里海盗集团近年来的业务量,业务水平和范围成倍增长。已经初步具备了对抗三流国家海军的水平。
  
  目前,索马里海盗集团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关键阶段。索马里海盗集团一直怀着冲出索马里,走向印度洋的雄心壮志。而几天前劫持世界第二大油轮事件正式标志着索马里打进了世界一流海盗集团俱乐部。尽管如此,索马里海盗集团仍然清醒地认识到肩负在身上的历史重任,必定坚持美元的领导,坚持杀人放火绑架勒索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拿钱放人的基本国策,努力做到科学绑架,民主分赃,依法放人。索马里海盗集团充分认识到撕票的危害,为此索马里海盗集团愿与世界各国政府和公司一道,携手合作,为保证被绑架人员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为维护索马里海盗集团的信用做出自己的贡献。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