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久不写东西了.."
"你的园子荒芜了,赶紧去看看吧!"
"时间就像乳沟,挤一挤总是有的,写点什么吧?"
…………
有感觉的时候没有时间,当有了时间却有失去了感觉…
我喜欢记录自己的想法,喜欢胡诌点东西给别人看,给自己怀念…
但却总是懒出个样子,当空闲下来的时候,宁愿去看几集美剧,去打两局CS…
时间就像是乳沟,挤一挤总是会有的,但是灵感却像是绚烂的烟花,只有那么一瞬间,而且不是每天都会绽放…
…………
最近听了一首歌,或者说是新听了一首歌:《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郝云)
其中有这么两句歌词:没有时间,享受庸俗,没有时间,享受孤独….
听着听着突然就特有感觉,理想这个词,有多久没有听到过了?又有多久没有想到过了么?
有多少人还记得自己年轻时的梦想呢…
常有朋友说我年纪不大,却总给人展示出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
有么? 应该有吧…
年龄小并不代表经历的事情少,曾经在我经历过许多事之后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多么的失败,又是多么的精彩,可以拍成一部电影了…
但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部活生生的电影,从此我爱上了倾听和体会别人的生活.书写并享受自己的生活.
再说理想这个词吧,曾几何时我也有过理想,也振奋过,也激情过.但现在看来当时的理想称之为"梦想"更加合适吧~
有多少人能实现自己年少时的梦想呢? 实现自己的梦想又是否是幸福的…
我不知道答案,因为我已经把自己的梦想给忘记了,更别说实现了~
曾经有个大叔级的朋友告诉我: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了工作.
我当时不懂,他告诉我总有一天我会明白的…
虽然到现在我还是无法参透,但是想想,多有哲理的一句话啊~~
…………
最近看了两本书.《人情 世故》(林夕) 《宝贝,宝贝》(周国平)
现在想来,不管我变了多少,看书这个习惯/爱好却一直伴随着我…
林夕的书不必说…
另一本,《宝贝,宝贝》的作者是一个哲学家,而这本书讲的却是亲情…
讲述了从作者妻子怀胎十月开始直到女儿慢慢长大的故事和心情…
我找书有一个习惯,打开一本书,随便翻开几页,5分钟内无法吸引我,直接扔掉.
而在书店拿起这本书之后翻开看了一眼我就放不下了,呆呆的看了近二十分钟,店员提醒我要下班了才发觉已经5点了,遂买了下来…
哲学家书写亲情,不一样的感觉,推荐每一个为人父母和为人子女的人都看一下~~
…………
最后记录一下自己最近的生活吧.
腿开始麻的更厉害了… 但愿不要截肢啊… (此处夸张 -.-!)
八月十五过后连续三天高烧,差点把自己烧成了SB洋…
十月一过的蛋疼至极,无聊至极,沉迷于虐杀原形中残杀平民不能自拔…
十一长假即将过去,更加蛋疼更加无聊却无比充实的学习生活又要开始了.
于洋你准备好了么?
…. 也许吧~~~
…………
感谢朋友们的关心,SB洋是不会挂掉的,他只是累了需要休息一下下…

5年前的那天,战鼓喧天,我们披上崭新的盔甲,携手对抗燃烧军团的入侵。
我们熄灭了火焰领主的怒焰,在熔火之心的高温中调侃着侏儒被烤熟的滋味。
我们击败了黑龙公主和她的兄弟,用它们的头装饰高大的城门。
我们粉碎了上古之神的阴谋,我们冲过天灾的要塞,击溃了自大的天谴军副官。
我们可以指着漫山遍野的天灾狂妄的说:就这些骨头?还不够塞牙缝的!

[::艾泽拉斯国家地理 BBS.NGACN.CC::]

我们的战争还在继续。
我们平息了卡拉赞的怨灵们,我们让屠龙者也尝到了变成猎物的滋味。
我们恢复了盘牙水库的平静,我们让狂妄的血精灵王子俯首称臣。
我们砍下了深渊领主的头颅,我们结束了背叛者对外域疯狂的统治。
我们在战场挥洒热血,我们在竞技场并肩作战。
我们总是相互嘲笑彼此:嘿,你一定会比我先倒下!

我们的盔甲已经布满伤痕,可是我们每天还是把它擦的通亮。
我们还在准备迎接新的战斗。战友们,北裂境的战火在召唤我们!!

可是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老去。
我们仍然紧握手中的利刃,我们仍然背靠着彼此,相互激励。
可是我们。。。

"卧槽,赶紧练级啊,巫妖王在等着我们"
"擦,明天还得上班,没事,我上班尽量练"

"那个谁,你怎么才71级?!"
"求代练,最近比较忙。。。"

"XX,不好意思我要先下,老婆让我洗洗睡了"
"XX我今天有事,来不了了,请个假,你们加油!"

"XXX,你怎么不动了,加血啊!"
"报告团长,XXX的老婆拔他电源了!"

"混蛋,说好开80要回来玩的,人呢?!"
"今天XXX,XXX,XXX有事来不了,活动取消"

我们曾并肩作战直到BOSS倒下的那刻,我们曾争夺FD的荣光,我们曾夺得竞技场的桂冠,我们曾荣耀四方
但是现在,我们有了更重要的事。
战火还在北裂境蔓延
可是我们的战争已经结束。
05年的老兵们,
解散!

如果爱一个人成为习惯,
ta就成了你心底最柔弱的那一部分,
成了你的致命伤,成了你无法躲也不想躲的牢笼。

你的心里有时虽充满了无望和无辜,
但一种叫做“奉献”的感情已充斥了你的内心,
它既美好又让人感到疼痛,
如果你发现自己已经开始依赖上这种感觉,
那么所有的退路就全部被这种感觉封闭了,
你惟一能做的就是,不求回报地爱ta,
像喝水吃饭一样习惯的爱ta,

直到你有了戒掉罂粟那样的毅力。

  [fmp,t=If You Want Me,a=0,l=1]http://pds7.egloos.com/pds/200711/05/30/02._If_You_Want_Me.mp3[/fmp]

  每天夜里,我喜欢用舒服却不健康的姿势靠在椅子上对着电脑屏幕发呆,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幻想着一些神奇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比如我突然能听懂蚂蚁的语言,和ta们一起在地底打洞;比如我突然捡到一只会说人话的小狗或小猫,ta带着我游走在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比如我突然有了透视眼,可以看到许多OOXX之类的不和谐的事情;比如我突然变成一个天才,精通于各种学科和技能,牛X的不得了……还有,时间突然回到04年,我可以重新做一遍那个可能影响我一生的选择……

  黑漆漆的夜是可怕的,而同时她又是让我有安全感的。只有在宁静的夜色中,才不会有人指责我的不羁与放纵,才看不到那些人异样的目光。她知道我所有的秘密,她了解我的失落,她懂得我的心情。所以我还是喜欢站在阳光的对面,期盼着夜的到来。

  突然想抽烟了,想起了以前的父亲,想起了以前学抽烟的日子。

  小时候,父母总是告诫我:不许喝酒,不许抽烟!同样格式的警告还有:不许上网吧,不许看闲书,不许学坏,不许旷课,不许打架……是的,他们总是告诉我不许做什么,而从来不告诉我要做什么。在有段时间里,我是父母亲人眼中的乖孩子,老师同学眼中的好学生。

  但事实上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混蛋,学会了喝酒,学会了抽烟,时常旷课打架。而那时候我开始拿家里的钱,或者说是偷。他们一直以为我拿了钱是去上了网吧,而事实上那些钱大部分都送去了书店。在那两年多的时间里,我看了三毛,看了张爱玲,看了王小波,还有很多很多忘记了名字的书……

  发了一会呆,审视了一遍上面的文字,发觉自己的思维越来越乱了。现在写东西总是不知不觉就跑题跑到M78星云去。

  又是一天凌晨了,依旧是那个舒服却不健康的姿势,依旧是那个黑漆漆的,安静而又宁静的夜。我想起了我当年的理想,我想起了我当年的辉煌,我想起了那个可能影响我一生的选择……

  路还很长,迷茫之后还要走下去,天亮之后我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死胖子。晚安,好梦!

刚刚随手翻书,随便拿了本,随便翻了一页。
然后就看到了林觉民的《与妻书》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

再然后突然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仓央嘉措的这首诗~
他MA的,感性了么?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不过我一直都挺奇怪为何如此感性有才的一个家伙竟然是个喇嘛。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既然湿了,再多湿几首吧。
PS:我不是文学青年,我也不是深沉男,以上以下均是附庸风雅的装B流而已。如果喷,请轻喷。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简单的一句,让人无限感慨啊。

压轴: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再PS:今天不知怎么了,或许是给累的,多愁善感了些。勿怪,勿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