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寒门再难出贵子”的讨论红遍网络。其实何止寒门,即使是衣食无忧的工薪阶层,生活小康的都市一族,只要我们非富非贵,就很难出人头地。现实无情而又明晰:我们的社会已经分层,平民上升通道渐趋关闭。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正被一次次颠覆:人生而不平等,有志者不一定事竟成,吃得苦中苦也成不了人上人。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只小爬虫,被权贵的树脂裹缚,禁锢,终成一个个琥珀,成为这个时代的标本。

  底层人群的恶性循环:穷—没机会受好的教育—找不到好工作—继续穷
  有一种说法:当今社会,衡量一个人主要看能力,学历相对来说不那么重要。对此,我要说,学历重要也不重要。 如果你的家庭出身背景,能够为你铺平一条通往职场的道路,能够为你搭建一个平台供你施展能力,那学历对你就不重要;反之,如果你无权无势无背景,除了一颗 还算好用的脑袋和一双任劳任怨的双手外无人可靠,那学历对于你就是不可或缺的敲门砖,身份牌。总而言之,出身越穷苦,学历就越重要。
   既然学历对穷学生如此重要,那他们拿到学历的难易程度如何呢?据《南方周末》报道,1978-1998年,北大学生中来自农村的比例约占30%;而从 2000年至今,考上北大的农村子弟骤降到了10%左右。把视野放到更大的范围内,2002-2007年间,全国重点高校里,中产家庭、官员、公务员子女 是城乡无业、失业人员子女的17倍。这个现象总结一下就是一句话: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

  社会分层: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只能打洞
  农村贫寒子弟看不到出路,家境稍好的城市工薪阶层、非富非贵的职场新兵也面临类似的窘境。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层级分明的社会,官宦、富豪掌握着大多数的社会 资源,形成了他们独立的上层圈子。如果说前些年,还能通过读书、创业、参军等方式来改变命运,那么近些年,改变命运的管道已经渐趋狭窄乃至关闭。“拼爹” 现象几乎在各行各业都逐渐从“潜规则”进化为“明规则”,一个人能取得多大成就,直接跟他有个什么样的老爸挂钩。权利渐趋世袭,造成了龙生龙、凤生凤的结 局。即使老鼠的儿子有龙凤之才,也只能去干干打洞的差事了。

  平民上升通道关闭,为温饱劳碌一生 ,“一辈子”小于“一套房” Read More >>

  以前多拉斯会睡到每天下午,然后去城墙边看几个老头推麻将,可今天还是这个点,他甚至已经洗了两遍澡,喷了足足两公斤香水,半里路之内熏人立扑。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多拉斯还是一言不发看着桌子上的杯垫。
  “说点什么啊,你再这样我就走了”
  还能说什么,多拉斯抬起头来看看窗外,我不觉得我哪里配得上你,这个结果我不意外。

  眼前这个轻皱眉头的姑娘是多拉斯的女朋友,或者应该说是EX女朋友,10年前在飞行管理学院认识的。那时候的多拉斯意气风发,志在天涯,走路带风,每天早上都晨勃,脸上连根胡渣都没有,心里装的是整个世界,竞技场副本样样精通,还是酋长乐队的主唱,屁股后面跟了一大票姑娘,每一个都拿他脱掉的臭袜子当宝贝,可以说是整个学院数得着的才子。才子当然得配佳人,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奥格瑞玛门口用匕首捅野猪。
  你好同学,你是哪个专业的?
  牧师学院,神圣系的,什么事?
  哦,没事,你好,我叫多拉斯。 Read More >>

长夜漫漫 无心睡眠 小通了一个宵
来到杭州10多天了,没有去西湖,没有逛大街,上班-下班-电脑-睡觉-上班.
似乎回到了曾经我最讨厌的按部就班生活中,我最反感的重复.
恰巧今晨又听到了HANK的完整版<循环>,不由心生同感!

做了许久的PHP,又做了一阵子Java,没成想来到杭州之后又机缘巧合的干起了前端页面,但是很悲剧的发现自己忘记了许多javascript基础代码,昨晚做一个效果死活想不起document这个玩意....
而这几日又不停的熟悉jquery,之前对JS/jquery一直停留在能用即可,会用就成的层面上,现在才发现技到用时方知少!人这辈子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
so... Q我不回不要鄙视我了,我是在努力努力的充实大脑啊!

说说这一周的杭州印象吧,
初至杭州是在一个阴沉沉的早晨,到了杭州发现和我想象的相当不一样,至少西城区是不一样的,直到现在我也是认定杭州(西城区)就是一放大版的东营,感觉上甚至没有济南发达.但前天被人狠狠鄙视: 那是因为你没去市区看!
再说吃,在山东人中我算是比较喜欢吃米饭的,来杭州之前家人还说到了南方你有的是米饭吃了,不用再逼我们给你做米饭了. 结果呢,我是完全吃不惯南方的米饭!!又干又硬和北方的完全是两种风格! 吃了两天后完全受不鸟了,四处开始找水饺店与面馆. 不过谢天谢地10天之后的我已经能很淡定的干掉一碗米饭了!
最主要的是要谈一下杭州的土特产,杭州是什么土特产呢? 这个你得问宇哥,宇哥为我送行时再三念叨着杭州的土特产啊土特产啊特产啊....
宇哥曰: 杭州土特产=美女
都说杭州出美女,可我实在是不敢苟同啊,看长相,大部分还都是可以的.但是再看身高就完全受不鸟了...
(此处省略3x字.....)

明天开始清明三天小假,完全不知道怎么过,想去西湖吧,又实在没什么兴趣.
我是个不爱出去玩的人(宅),还是个伪geek,在我想象中西湖和广南水库貌似没有什么差别.
所以这几天的安排估计是: 睡觉-电脑-睡觉, TMD,又循环了!
罢了罢了,太阳出来了,我要睡觉了.
杭州你好,杭州再见!

刚刚随手翻书,随便拿了本,随便翻了一页。
然后就看到了林觉民的《与妻书》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

再然后突然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仓央嘉措的这首诗~
他MA的,感性了么?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不过我一直都挺奇怪为何如此感性有才的一个家伙竟然是个喇嘛。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既然湿了,再多湿几首吧。
PS:我不是文学青年,我也不是深沉男,以上以下均是附庸风雅的装B流而已。如果喷,请轻喷。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简单的一句,让人无限感慨啊。

压轴: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再PS:今天不知怎么了,或许是给累的,多愁善感了些。勿怪,勿怪。

Wouldn't it Be Nice,Beach Boys的一首歌曲。

[fmp]http://files.fataldelonuestro.com/Musica/Podcasting/Jordi/60s/01%20-%20Wouldn%20t%20It%20Be%20Nice.mp3[/fmp]

最早发现这首歌是很久以前,看电影《初恋50次》听到的。而我也就在那时完全爱上了甜姐~
听到这首歌后down下来听了许多次,多么欢快的节奏啊~~

为什么他在船上听这首歌要哭呢?之前一直没有好好想过,但是今天明白了。
wouldn't it be......
一切只是假设啊,下着雨,听着这首歌,再加上一些事,果然他妈的倍有感觉呢~

心慌的感觉多久没有了呢,上次好像是5年前没写完作业的某天吧~
到底害怕什么呢?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啊。
总之,这个感觉很不好,很不好!

听着这首歌,我可耻的湿了,本来刚开始变好的心情突然就如同窗外的天一样:不见五指、大雨瓢泼、风声怒号……
有些事从一开始就看明白的话或许会变得很简单,但是那些最初的淡定却随着时间消失了。
自以为是的想:“或许你注定不属于我,但我会一直陪着你.”。但是动心了就会陷进去不是么?

淡定究竟只是个说说而已的东西啊,之所以淡定是因为未曾拥有也不奢望拥有。
也许,并不是拥有了那些我想拥有的;也许,并不是得到了那些我想得到的;也许,只是遇见了那个我想遇见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