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我们 一时匆忙撂下 难以承受的诺言 只有等别人兑现

加着班写着文案 一夜循环 在这个11.11的凌晨
越听越悲伤 真是一副好景呀
王菲的声音 林夕的歌词 梁翘柏的作曲
女神不愧是女神 夕爷不愧是夕爷 梁翘柏不愧翘立松柏

谁的青春没有伤心? 谁的青春没有伤口?
谁的青春没有美好? 谁的青春没有回忆?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错过终究不能重拾 若还能脸红 我一定不要眼红
可终究物是人非 时过境迁 但...
是否还会忍不住在寂静的时候忆起那些伤心的伤口? 忆起那些美好的回忆?

或是念念不忘 或是渐渐淡忘
记忆深处究竟藏了些什么 只有自己知道
哪怕是遗忘了她的容颜 却始终不会忘记匆匆那年 青涩的往事 羞涩的红唇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 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 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 我们要藕断丝连

或许只是想回到18岁.. 或许只是想回到那年....

  记忆中的世界究竟是否真实存在过?
  在我们的记忆中有很多片段,他们已经成了记忆的一部分,但总有一些片段会被我们努力的尝试着遗忘,仅仅是因为我们无法回到那时刻,改变它们。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后悔”吧。

  总会时不时的怀疑自己,怀疑自己的过去、自己的生命。头脑中那些所谓的记忆,真的存在过么?但为什么总有些东西记不起来了,又为什么有些东西明明不存在却记忆尤深?
  23年了,细细想来我所能清楚“看到”的自己的过去,只有那么短短一两年而已,有许许多多的碎片凌乱的在大脑中盘旋,我却无法将他们拼凑起来。有些记忆中的东西,成为了本能,又有些东西成为了恶习。
  至今我仍清楚的记得那个夏天我是如何学会抽烟,但是那个教我学会抽烟的哥们却如幽灵般消失不见,甚至除我外无人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再者,隐隐约约中有那么一天中午,最好的朋友和我爱的那个女孩在宾馆中烂醉如泥,当我接到电话去为他们付账的时候却见到了残酷的一幕,但我现在却连这个女孩的名字都记不起来,甚至周围的朋友没一个人能明白我说的是谁。
  年初和宽子喝酒,他提起我初四时的某天为一个女孩和一对双胞胎兄弟拼命,而我虽然记起他所说的人,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出闹剧。电话的拨号记录和我曾经的日志清楚的告诉我在某年某月与某个人彻夜长谈,但不论我如何拼命的想记起其中的哪怕一句话都那么难。

  突然想起一句歌词:你说你开始怀疑人生。我觉得我现在就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了,上学时听二姨说她有个女学生,常常会跑到楼顶上发呆,会去找老师谈心,问老师人活着是为了什么,研究自己死了会去哪,当时我嗤之以鼻,不屑的评价:傻逼。但现在的我却也会问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到底自己的存在的墓地是什么?
  和smiledoll聊天,说起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赚点小钱养活自己,能四处走走,写写自己想写的东西,看看自己想看的地方。但是又自己否定了自己,因为人总不能只为自己活着,我还有爹娘,还有姥爷、还有爷爷奶奶、还有我所爱的弟弟妹妹们……不止一次的幻想,要是我爹娘还有个孩子该多好。
  浑浑噩噩的活着,浑浑噩噩的混着,先这么着吧。

  蓝夕:“洋你开始学会思考人生了啊,要往哲学家发展么?”

  以前多拉斯会睡到每天下午,然后去城墙边看几个老头推麻将,可今天还是这个点,他甚至已经洗了两遍澡,喷了足足两公斤香水,半里路之内熏人立扑。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多拉斯还是一言不发看着桌子上的杯垫。
  “说点什么啊,你再这样我就走了”
  还能说什么,多拉斯抬起头来看看窗外,我不觉得我哪里配得上你,这个结果我不意外。

  眼前这个轻皱眉头的姑娘是多拉斯的女朋友,或者应该说是EX女朋友,10年前在飞行管理学院认识的。那时候的多拉斯意气风发,志在天涯,走路带风,每天早上都晨勃,脸上连根胡渣都没有,心里装的是整个世界,竞技场副本样样精通,还是酋长乐队的主唱,屁股后面跟了一大票姑娘,每一个都拿他脱掉的臭袜子当宝贝,可以说是整个学院数得着的才子。才子当然得配佳人,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奥格瑞玛门口用匕首捅野猪。
  你好同学,你是哪个专业的?
  牧师学院,神圣系的,什么事?
  哦,没事,你好,我叫多拉斯。 Read More >>

长夜漫漫 无心睡眠 小通了一个宵
来到杭州10多天了,没有去西湖,没有逛大街,上班-下班-电脑-睡觉-上班.
似乎回到了曾经我最讨厌的按部就班生活中,我最反感的重复.
恰巧今晨又听到了HANK的完整版<循环>,不由心生同感!

做了许久的PHP,又做了一阵子Java,没成想来到杭州之后又机缘巧合的干起了前端页面,但是很悲剧的发现自己忘记了许多javascript基础代码,昨晚做一个效果死活想不起document这个玩意....
而这几日又不停的熟悉jquery,之前对JS/jquery一直停留在能用即可,会用就成的层面上,现在才发现技到用时方知少!人这辈子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
so... Q我不回不要鄙视我了,我是在努力努力的充实大脑啊!

说说这一周的杭州印象吧,
初至杭州是在一个阴沉沉的早晨,到了杭州发现和我想象的相当不一样,至少西城区是不一样的,直到现在我也是认定杭州(西城区)就是一放大版的东营,感觉上甚至没有济南发达.但前天被人狠狠鄙视: 那是因为你没去市区看!
再说吃,在山东人中我算是比较喜欢吃米饭的,来杭州之前家人还说到了南方你有的是米饭吃了,不用再逼我们给你做米饭了. 结果呢,我是完全吃不惯南方的米饭!!又干又硬和北方的完全是两种风格! 吃了两天后完全受不鸟了,四处开始找水饺店与面馆. 不过谢天谢地10天之后的我已经能很淡定的干掉一碗米饭了!
最主要的是要谈一下杭州的土特产,杭州是什么土特产呢? 这个你得问宇哥,宇哥为我送行时再三念叨着杭州的土特产啊土特产啊特产啊....
宇哥曰: 杭州土特产=美女
都说杭州出美女,可我实在是不敢苟同啊,看长相,大部分还都是可以的.但是再看身高就完全受不鸟了...
(此处省略3x字.....)

明天开始清明三天小假,完全不知道怎么过,想去西湖吧,又实在没什么兴趣.
我是个不爱出去玩的人(宅),还是个伪geek,在我想象中西湖和广南水库貌似没有什么差别.
所以这几天的安排估计是: 睡觉-电脑-睡觉, TMD,又循环了!
罢了罢了,太阳出来了,我要睡觉了.
杭州你好,杭州再见!

一则昨天的新闻,令我无言:
自卫队拒绝首相菅直人的命令,不愿派人浇注核反应堆。随后,警察厅发表声明,愿意接替自卫队进行“自杀式浇注”,并向自卫队求助防护装置。
第二天的新闻中,也许是终于感到了羞愧,自卫队终于派出直升机浇水。可惜为时已晚,数量也远远不够,原本壮烈的飞行员最后几乎成为“作秀”的演员。
在此,我必须对这位飞行员、对仍留在第一线的180名抢险队员表示最大的敬意。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勇士。

但是,仅仅是这样了吗?这整个民族,竟只剩下这百多个男子汉了吗?!
这还是那个唱着大和魂,喊着“一亿玉碎”的民族吗?这还是我们印象中那群坚强、刚毅乃至疯狂的敌人吗?
当初为了国家民族的未来奉献一切振兴大和的明治英雄们、高喊“效忠天皇”驾驶飞机撞向敌人的神风少年们若泉下有知,想必会嚎啕大哭不能自禁吧。
连我都失落了。我对日本有着深刻的恨意,哪怕是地震海啸也未能让我悲痛。但眼见这一整个民族竟堕落至此,还是令我错愕。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