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久不写东西了.."
"你的园子荒芜了,赶紧去看看吧!"
"时间就像乳沟,挤一挤总是有的,写点什么吧?"
…………
有感觉的时候没有时间,当有了时间却有失去了感觉…
我喜欢记录自己的想法,喜欢胡诌点东西给别人看,给自己怀念…
但却总是懒出个样子,当空闲下来的时候,宁愿去看几集美剧,去打两局CS…
时间就像是乳沟,挤一挤总是会有的,但是灵感却像是绚烂的烟花,只有那么一瞬间,而且不是每天都会绽放…
…………
最近听了一首歌,或者说是新听了一首歌:《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郝云)
其中有这么两句歌词:没有时间,享受庸俗,没有时间,享受孤独….
听着听着突然就特有感觉,理想这个词,有多久没有听到过了?又有多久没有想到过了么?
有多少人还记得自己年轻时的梦想呢…
常有朋友说我年纪不大,却总给人展示出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
有么? 应该有吧…
年龄小并不代表经历的事情少,曾经在我经历过许多事之后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多么的失败,又是多么的精彩,可以拍成一部电影了…
但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部活生生的电影,从此我爱上了倾听和体会别人的生活.书写并享受自己的生活.
再说理想这个词吧,曾几何时我也有过理想,也振奋过,也激情过.但现在看来当时的理想称之为"梦想"更加合适吧~
有多少人能实现自己年少时的梦想呢? 实现自己的梦想又是否是幸福的…
我不知道答案,因为我已经把自己的梦想给忘记了,更别说实现了~
曾经有个大叔级的朋友告诉我: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了工作.
我当时不懂,他告诉我总有一天我会明白的…
虽然到现在我还是无法参透,但是想想,多有哲理的一句话啊~~
…………
最近看了两本书.《人情 世故》(林夕) 《宝贝,宝贝》(周国平)
现在想来,不管我变了多少,看书这个习惯/爱好却一直伴随着我…
林夕的书不必说…
另一本,《宝贝,宝贝》的作者是一个哲学家,而这本书讲的却是亲情…
讲述了从作者妻子怀胎十月开始直到女儿慢慢长大的故事和心情…
我找书有一个习惯,打开一本书,随便翻开几页,5分钟内无法吸引我,直接扔掉.
而在书店拿起这本书之后翻开看了一眼我就放不下了,呆呆的看了近二十分钟,店员提醒我要下班了才发觉已经5点了,遂买了下来…
哲学家书写亲情,不一样的感觉,推荐每一个为人父母和为人子女的人都看一下~~
…………
最后记录一下自己最近的生活吧.
腿开始麻的更厉害了… 但愿不要截肢啊… (此处夸张 -.-!)
八月十五过后连续三天高烧,差点把自己烧成了SB洋…
十月一过的蛋疼至极,无聊至极,沉迷于虐杀原形中残杀平民不能自拔…
十一长假即将过去,更加蛋疼更加无聊却无比充实的学习生活又要开始了.
于洋你准备好了么?
…. 也许吧~~~
…………
感谢朋友们的关心,SB洋是不会挂掉的,他只是累了需要休息一下下…

  莎士比亚有一句话:再好的东西,都有失去的一天。再深的记忆,也有淡忘的一天。再爱的人,也有远走的一天。再美的梦,也有苏醒的一天。

  最初看到这段话我就给莎翁下了定义:不折不扣的悲观主义者。而后来随着对他的了解和自己逐渐的长大,又发现他不但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还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像他一样的男人很多,比如雪莱,比如徐志摩……说到徐志摩,我又要表示下自己的不屑:一个男人的文字如处子一般轻柔,还时不时表现出些许怨妇心情。而对于雪莱我的了解不多,只局限于那句春天还会远么~不过仅此一句我会把他放在徐志摩的前面。

  今天发出这种感想,我认为自己纯粹是闲的蛋疼了。我是一个处女座的男人,像大多数处女座男人一样我曾经是个浪漫的理想主义者。可悲的是那是曾经,现在的我正在向一个无聊的现实的玩世的悲观主义者转变。因为我终于体验到一句话的真谛:梦很美,但终有醒来的一天。

  我一直在在维系着一个清亮发光的泡泡,泡泡里面五光十色,是我为自己制造的perfect world。当某一天这个泡泡被人毫不留情的戳破时,我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可悲的小丑罢了。叔本华认为人类幸福的两大敌人是痛苦和无聊,很不幸我现在即无聊又痛苦。当一个人感觉不到幸福并认为自己永远得不到幸福时他的存在也就无意义了,这句是我说的。

  看到富士康的兄弟们一个个跳楼或是被跳楼,我发现自己竟然有种隐隐的羡慕。这是一种很危险的羡慕,他们离去之后有好几亿人在关注着,我跃下之后有的只能是亲人的号啕和某些人的幸灾。生活的目的就是受难,这句话不知道谁说的。

  我曾经妄想用理想改变世界,那时被人形容是自以为是。后来我试图融入这个肮脏的真实世界,又被人称作惺惺作态。现在我只有无尽的失望,对自己失望,而且这份失望似乎绵绵无绝期……难道这就是那群老秃子们所谓的苦海无边?

  其实,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我不是神、不是盖茨、不是奥巴马,甚至都不算是一个成功的人。

  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当我违逆的是一片飓风时,羽翼可会安好?

  规则是由强者定下的,弱者们生存在强者的庇护下,需要做而且能做的就是遵守规则的前提下利用规则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这是合理的而且是必须的。但是当规则不再是某些人的规则,当一些人跳出了规则去甚至扭曲规则、想要自己创造规则。那么大部分的弱者该怎么办?会怎么想?会害怕么?我想会的。

  可能你们看了上一段还不明白我要讲的到底是什么,那么我就不那么内涵了,强者指的是GCD,我们广大人民则是在强者庇护下的弱者。我们如果想要挑战规则,那么等待着我们的将是无情的惩罚。近几年从媒体上不断了解到的和身边经历过的一些事都让我感到害怕,规则已经不再公平,在某些人手里已然成为了他们用来获取“利益”的工具。但是促使我写下这篇小文的原因还是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重庆造假民族考生,很久不见全国媒体步调一致的同喷一个目标了,更搞笑的是这个目标还是国家机关,更更搞笑的是这还是一个最最需要公平公正、最最需要公开透明、最最需要顺应民意的部门——招生办。

  刚刚google了一下,“拒不公开”已经成为了热门关键词,而且据我估计这又将成为网络上一个必火的词语。舆论压力是越来越大,曝光又是民心所向,我们有千万个理由逼着他们公布,但是重庆宁愿顶着这么巨大的压力而拒绝公开。或许我们应该理解他们?他们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就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要是相信这些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SB。简单点说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官场的集体利益。可能每一个名单背后都可能有一个权力通吃的丑闻,也是为了防止曝出更多的滥权丑闻。他们很清楚,违规的可能绝不止这31名考生, 曝光的扩大化和失控可能会把更多的丑闻搅出来。曝光出来受到严惩的家长和孩子是绝不甘心自认倒霉的,失去了官职,没有了前途,强烈的不公感和绝望感会驱使他们曝出更多丑闻。如果任由这种“揭露”蔓延和失控,也许会搅出官场更多的丑恶,揪出31名违规考生外生出更多的违规考生来,这是重庆有关部门所不愿看到 的,也是竭力想避免的。

  这群蛀虫破坏了国家的公正制度、败坏了国家形象、侵害了他人权益,媒体代表的是广大人民的意愿,而处长李萍的一句“别管他们”简直是牛的没边了,我肯定这也必然成为网络流行语之一,我真的忍不住想问候他祖宗十八辈。别管“他们”?“他们”指的仅仅是媒体么?“他们”指的是媒体所代表的广大人民。而又是谁给的他这么狂的资本?公平何在?公理何存?规则被这群蛀虫玩弄于股掌之间……

  写完这篇小文我觉得自己很愤怒,建国仅仅不到60年就生出了这么一群特权阶级,到底是谁之过?国家规则这只大手还在履行为人民服务的职责么?还是成为了部分人的“打手”???

1、TV game时代,国内没有知识产权概念,谁盗版谁获利,所以当时的游戏行业就是盗版的行业,投入是没有未来的,只有盗版才能最快最多的赚钱。以至于,TV GAME没有生存的空间。

2、PC 游戏时代,TV GAME 和街机厅彻底被当成洪水猛兽控制后,PC时代来临了,都是独生子女,都是望子成龙,家里的PC越来越多,玩是天性,因此,PC+盗版模式在中国遍地开花。前导软件等一个一个倒下去,正版多钱还是卖不动。

3、网络游戏时代,经过了PC游戏时代,网络的普及意外的带来了网络游戏市场,这恰恰可以解决盗版问题,所以网络游戏开花结果。这个时候我们发现了国产的游戏一些弊病。可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需要逐步发展的,若想国产游戏走出去,成为世界一流,那么开发商们考虑的就不应只是赚钱

4、就好比家电行业,真正定价权在卖场,在中间环节,厂家都是弱势群体,这对于夕阳产业没问题。可是作为朝阳的软件行业,代理公司的强大,开发者的弱小,恐怕未来是黑暗的。真正具有创造力的人不会去创造,为了赚钱的人当然走捷径,聪明反被聪明误,大智若愚,现在一说勾心斗角全会一说吃苦受累全退,一滴水可知大海。

5、只讲天地良心,不讲人情事故。不管哪个公司也好,做不好的事就要唾弃,改正了就要夸奖,这个世界之所以在发展还是光明比黑暗多了一点

6、加拿大工资最高的职业有电工。比普通白领还多。国内呢?这人没本事去学个电工吧。搞关系都搞不了学安全员吧。社会的基础工作都是由最弱最底层的人去做。那么整个社会的基础会过硬嘛?我们的工业水平会提高吗?真正有背景,有理想的人都去坐办公室指挥人去了,谁懂行业谁就会被支配,谁不懂业务就有当领导的天赋了。我们用没有学习环境的民工去和外国的经营比拼技术?游戏也是如此,真正搞开发的人工资低,没地位,那么真正的精英会去做嘛?记得一个退休的老工程师和我说过,在中国,搞技术是没有前途的。如果改变,我不知道从何改起。

7、没有wow一样可以活。只是国产的差点而已,至于国产游戏达到世界一流,这个除了作假,难!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中国环境出来的必然是国情化的,So……


  喜欢Tiesto的人从来不听Trance,开SUV的人从来不越野!似乎是个很搞笑而又很奇怪的言论.但事实就是这样:Tiesto已经成为电音一种标志,就好象人们一想到好人好事就联系到雷峰!起码在中国就是这样的.我认识的不少人总会搂着我的肩膀兴奋的跟我讲他有多么多么喜欢Tiesto,然后某天我告诉他们我有一张很棒的Trance专辑,他会很奇怪的问我那是什么….

  我喜欢夜场,并不是因为某歌手唱的好听,某DJ打碟打的好.而是因为渴望现场的气氛(东营没有好的夜场F**K)!但迫于这个小地方的夜场水平…只好在MP3中down点迷幻来麻痹自己.中国的DJ,还停留在烘托气氛的层次上,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艺术家,而是为了工作而DJ.

  其实我很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罗百吉和DJ sunny.他们的那些–我也不知道该称之为歌曲还是remix的东西,真的就那么吸引人吗?在我看来比口水歌还要让人恶心!

  在我看来世界上的trance/techno/house电音分为三个层次,最初的层次就是中国当代DJ的的现状,只是为了工作而DJ.第二层则是类似于TIE那样的商业trance,而第三层就是Tiesto、Paul van Dyk、System.F、Shaha这样的uplifting大师(其实我个人蛮喜欢Armin van Buuren的).

  最近一段时间精神状态有点颓废,书也看不下去,日子过的浑浑噩噩的,那天在某朋友的blog中听到Tiesto的Forever Today,然后就把他的专辑下了个遍放到ipod里深夜里静静欣赏.还记得几年前一个网友和我一样喜欢Trance喜欢迷幻,在失去联系前的一次交谈中他说道:大部分真正喜欢舞曲的人都喜欢在静静的夜里悄悄的听,然后让自己的心沉浸其中,而我流连于夜场只为了那里的气氛.现在想起来说的很对,中国的DJ们有几个真正的懂音乐呢,以为自己会打碟,会remix(暂且这么抬举他们吧)就了不起么,看看一个个的接歌手法,还有现场remix那跑的火星去的调吧!

  跑题了,不谈了,中国模式下的商业化DJ和商业化舞曲永远无法比拟世界顶尖的专业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