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我们 一时匆忙撂下 难以承受的诺言 只有等别人兑现

加着班写着文案 一夜循环 在这个11.11的凌晨
越听越悲伤 真是一副好景呀
王菲的声音 林夕的歌词 梁翘柏的作曲
女神不愧是女神 夕爷不愧是夕爷 梁翘柏不愧翘立松柏

谁的青春没有伤心? 谁的青春没有伤口?
谁的青春没有美好? 谁的青春没有回忆?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错过终究不能重拾 若还能脸红 我一定不要眼红
可终究物是人非 时过境迁 但...
是否还会忍不住在寂静的时候忆起那些伤心的伤口? 忆起那些美好的回忆?

或是念念不忘 或是渐渐淡忘
记忆深处究竟藏了些什么 只有自己知道
哪怕是遗忘了她的容颜 却始终不会忘记匆匆那年 青涩的往事 羞涩的红唇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 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 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 我们要藕断丝连

或许只是想回到18岁.. 或许只是想回到那年....

一则昨天的新闻,令我无言:
自卫队拒绝首相菅直人的命令,不愿派人浇注核反应堆。随后,警察厅发表声明,愿意接替自卫队进行“自杀式浇注”,并向自卫队求助防护装置。
第二天的新闻中,也许是终于感到了羞愧,自卫队终于派出直升机浇水。可惜为时已晚,数量也远远不够,原本壮烈的飞行员最后几乎成为“作秀”的演员。
在此,我必须对这位飞行员、对仍留在第一线的180名抢险队员表示最大的敬意。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勇士。

但是,仅仅是这样了吗?这整个民族,竟只剩下这百多个男子汉了吗?!
这还是那个唱着大和魂,喊着“一亿玉碎”的民族吗?这还是我们印象中那群坚强、刚毅乃至疯狂的敌人吗?
当初为了国家民族的未来奉献一切振兴大和的明治英雄们、高喊“效忠天皇”驾驶飞机撞向敌人的神风少年们若泉下有知,想必会嚎啕大哭不能自禁吧。
连我都失落了。我对日本有着深刻的恨意,哪怕是地震海啸也未能让我悲痛。但眼见这一整个民族竟堕落至此,还是令我错愕。

Read More >>

"你好久不写东西了.."
"你的园子荒芜了,赶紧去看看吧!"
"时间就像乳沟,挤一挤总是有的,写点什么吧?"
…………
有感觉的时候没有时间,当有了时间却有失去了感觉...
我喜欢记录自己的想法,喜欢胡诌点东西给别人看,给自己怀念...
但却总是懒出个样子,当空闲下来的时候,宁愿去看几集美剧,去打两局CS...
时间就像是乳沟,挤一挤总是会有的,但是灵感却像是绚烂的烟花,只有那么一瞬间,而且不是每天都会绽放...
…………
最近听了一首歌,或者说是新听了一首歌:《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郝云)
其中有这么两句歌词:没有时间,享受庸俗,没有时间,享受孤独....
听着听着突然就特有感觉,理想这个词,有多久没有听到过了?又有多久没有想到过了么?
有多少人还记得自己年轻时的梦想呢...
常有朋友说我年纪不大,却总给人展示出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
有么? 应该有吧...
年龄小并不代表经历的事情少,曾经在我经历过许多事之后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多么的失败,又是多么的精彩,可以拍成一部电影了...
但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部活生生的电影,从此我爱上了倾听和体会别人的生活.书写并享受自己的生活.
再说理想这个词吧,曾几何时我也有过理想,也振奋过,也激情过.但现在看来当时的理想称之为"梦想"更加合适吧~
有多少人能实现自己年少时的梦想呢? 实现自己的梦想又是否是幸福的...
我不知道答案,因为我已经把自己的梦想给忘记了,更别说实现了~
曾经有个大叔级的朋友告诉我: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了工作.
我当时不懂,他告诉我总有一天我会明白的...
虽然到现在我还是无法参透,但是想想,多有哲理的一句话啊~~
…………
最近看了两本书.《人情 世故》(林夕) 《宝贝,宝贝》(周国平)
现在想来,不管我变了多少,看书这个习惯/爱好却一直伴随着我...
林夕的书不必说...
另一本,《宝贝,宝贝》的作者是一个哲学家,而这本书讲的却是亲情...
讲述了从作者妻子怀胎十月开始直到女儿慢慢长大的故事和心情...
我找书有一个习惯,打开一本书,随便翻开几页,5分钟内无法吸引我,直接扔掉.
而在书店拿起这本书之后翻开看了一眼我就放不下了,呆呆的看了近二十分钟,店员提醒我要下班了才发觉已经5点了,遂买了下来...
哲学家书写亲情,不一样的感觉,推荐每一个为人父母和为人子女的人都看一下~~
…………
最后记录一下自己最近的生活吧.
腿开始麻的更厉害了... 但愿不要截肢啊... (此处夸张 -.-!)
八月十五过后连续三天高烧,差点把自己烧成了SB洋...
十月一过的蛋疼至极,无聊至极,沉迷于虐杀原形中残杀平民不能自拔...
十一长假即将过去,更加蛋疼更加无聊却无比充实的学习生活又要开始了.
于洋你准备好了么?
.... 也许吧~~~
…………
感谢朋友们的关心,SB洋是不会挂掉的,他只是累了需要休息一下下...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难念也得念下去;人人都有难过的坎,但是再难过的坎也得靠自己迈过去。将近一个月没有写点什么,好几个朋友问我最近忙什么博客也不更新了。

  最近一个月发生的事情很多。姥姥刚走,家人心情还没有平静下来奶奶又住院了要做心脏手术,一个月的时间辗转北京,终于做完了。家里的经济状况再一次亮起了红灯。我背负的东西也多了很多,总觉得自己的美好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这个月自己的动态就是买了辆新车子,交了一群新车友,一起骑行了几次,感觉不错就是给晒的更黑了。骑车确实是个很爽的事情,尤其是许多人一起骑行的时候。

  而我的坎也到了该迈的时候了,这个坎还不是一般的小,情感上、生活上、工作上、心理上……这些都需要我重新认识,不能像以前那样理想主义了。是啊,该是和美好时光说再见的时候了!

  近一个月来几次想静心下来写点东西,但脑袋总是空空的,再加上天气闷热让人烦躁异常,终究还是不了了之。为了不使自己的小花园荒芜掉胡乱涂抹几笔,待我将生活整理完毕后再仔细拾掇拾掇!

  哭了许久之后我终于停下来了,这时弟弟也来了,弟弟没有哭,只是一直在安慰着姨妈姨父。这时大舅叫我出去,让我跟哥哥回去拿姥姥的一个黑白画像,也带着弟弟回家去换件厚衣服。回到家找了半天才找到画像,找了个小被单包起来,立刻赶了回去。然后大舅又给我一张姥姥照片的底版让我和哥哥去洗出黑白的放在骨灰盒上。虽然感觉像是过了许久似的,其实这个时候才6点半,和哥哥出去转了一圈发现照相馆都没有开门的,就先回医院了一趟看看还能帮忙做什么。回到医院也没什么事可帮忙做的,我又回到病房看着姥姥,我知道可能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姥姥了,以后我的生命中就再也没有姥姥了,也再没有机会叫出姥姥这个词了。很奇怪对着姥姥的遗体我一直没有叫出姥姥两个字,可能是我心底怕叫出来之后自己就撑不住了崩溃在那里。

  7点20多的时候大舅又叫我和哥哥赶紧去洗照片,在路上我跟哥哥要了根烟,吸上两口感觉胸口也舒服多了。之前胸口给憋的好像有个大石块压着似的生疼生疼的。到了西三路上照相馆比较集中的地方发现还没有开门,估计得8点才开门就和哥哥去了我办公室坐了会。8点的时候下楼去了某个数码冲印店把照片洗出来,然后赶紧风风火火的就往回赶。这个时候姥姥的遗体已经被送到了殡仪馆,到了殡仪馆看到老家许多人都来了,李雪也从一中请假回来了。妹妹的眼睛通红通红的看起来哭了好久的样子,看的我很心疼。这时却看到一鸣还和不懂事似的瞎闹我真的很想揍她一顿,也不小了还是那么的不懂事。然后看到大人们都在忙忙碌碌,好多年不抽烟的爸爸也点上烟重新抽起来,姨夫的痛风好像也厉害起来走路一瘸一拐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没有看时间,似乎是一切都准备好了,遗体告别仪式要开始了,二姨和妈妈哭的都好让人心疼。我能做的只有用力抱住妈妈给他点依靠,这个时候我一点都哭不出来,可能男人都这样吧。弟弟却终于撑不住哭了出来,从见到姥姥到遗体告别,弟弟第一次哭出来,在我旁边用力抓着我的肩膀。我能感觉到他有多么难过,我握着他的手,冰凉冰凉的……

  遗体告别完之后姥姥的遗体就要送回老家火化了,只有大舅和小舅跟着回去。我们还是回了家,遗体告别的过程没敢让姥爷去看,就是这样他的血压一度到了200。这时大家最怕的就是姥爷万一再出个什么事,不过回家之后看姥爷的情绪还算稳定。午饭吃的很简单,全家人都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中。吃完午饭家长们都要回老家,弟弟上课去了,而我和三个妹妹就留在家里陪着姥爷,表面上看起来姥爷的情绪还是稳定的。

  一鸣还是那么不懂事吵吵闹闹的,李雪看了一下午书,而我四处找可以转移自己注意力的东西,打开电脑看书,打开电视不停调台,却茫然不知自己看的是什么。晚上爸妈和二姨小姨他们回来了,就大舅小舅和大舅妈留在了老家。二姨他们在姥爷的面前还是有说有笑的,但我却看到他们下楼离开时候的满脸倦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