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号早上起来的比较晚,没吃东西随便洗漱了下就上班了,家里人都在医院陪着姥姥。下午3点40的时候妈妈突然打电话来用着急的语气说:你赶紧来医院,看看你姥姥。我问他什么事的时候他还是用这种语气说你赶紧来吧。当时我脑袋立马就懵了,以为姥姥出事了,和隋姐说了一下骑上自行车就狂奔而去,到了医院我满头大汗看到姥姥没事,给妈妈打电话态度很差的"训"了她一顿。然后也没去办公室陪姥姥呆了会,看到姥姥精神似乎还不错。

  然后二姨让我去给姥姥买点水果,决定给姥姥买点提子吃,然后去了大银座。到了超市找到卖提子的看到就有两种,一种24元一斤通体发绿,还有一种38元一斤紫红紫红的,超市也不让尝我按照平时挑的方法以为紫红的就是甜的。所以拿了一提溜。很少的一点就51块钱……拿着回到病房,去打了点热水,姨夫准备给姥姥烫烫吃。但是随后打个电话姨夫就出去了,好像是买什么人血红蛋白。稍后小舅就过来了,二姨烫好了提子给姥姥吃,还告诉她这是洋洋买的这么点就51块钱。姥姥吃了几个一直说很酸啊很酸啊,我们以为是烫过的原因也没在意,但是随后我尝了一个我的天呐酸的我牙都要掉下来了。才知道这个品种叫什么贵妇玫瑰,是专门给爱吃酸的孕妇吃的。

  到现在我挺后悔,当时我在超市要是多开口问问或者坚持尝一下的话或许姥姥就能吃到甜甜的提子了,这也是我到现在都放不下的一个遗憾,甚至一度胡思乱想的认为就是这些酸提子才导致姥姥那么快就离开了我们。

  15号早上4点不到爸妈偷偷起来去了医院,后来才知道这个时候姥姥已经被开始抢救了,我听到了动静但是也没在意。因为太累过了会又睡着了,4点30左右妈妈打来电话让我看着姥爷,小心姥爷的心脏病。5点的时候听到姥爷起来了要出门我问他去哪,他说下楼转转。我哦了一下又躺下了,睡不着但一直在胡思乱想,脑子乱的很,总是感觉很奇怪的样子,心就是静不下来,人也有点烦躁。

  5点10的时候大姨夫来了,进来就喊:洋洋快起来去医院看看你姥姥,她快不行了。其实这个时候姥姥已经走了。但我当时还不知道,我只是感觉不妙。赶紧爬起来穿上衣服胡乱洗了下脸就出门,姥爷上了大姨夫的车,我上了哥哥的车,一路无语。

  5点30分到了医院,进了病房,看到姥姥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我真的整个人都崩溃了。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人都差点站不住靠在背后的墙上。我哭不出来,我终于知道难过悲伤到极点是什么样子了,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概5分钟。这时脑子涨的难受,头疼的厉害,我对姥姥这一生的记忆开始想放电影似的不停在我脑子里过,很多很多的事情,太多了……大概5点50分,我突然就忍不住的哭了出来,一下子那泪就跟决堤的大坝一样停不下来了。我很想大声的哭出来很想大声的叫姥姥你不要走,但是我必须忍着,这个时候我能崩溃么?或许能吧,我还只是个孩子吧。但我也应该要长大了。很短的时间想了很多,但泪就是止不住。

  10号那天早上出门上班的时候姥姥还好好的,中午没有回家吃饭,在办公室随便买了点。晚上回去发现姥姥已经在卧室里输水了,大舅在陪着她,看到这一幕我真的好难受,实在是没有勇气再看下去,就去了客厅。然后大舅出来让我去看着姥姥,我先是在床边坐了一会,姥姥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有不舍、有溺爱、有不放心……眼泪都快要掉下来,我用打颤的声音说到:姥姥你闭上眼休息会。姥姥听了闭上眼睛,不停的轻声咳嗽,我实在看不下去去了阳台偷偷擦了擦眼泪……

  11号是医生早上就来家里给姥姥打的针,情况看起来比昨天要好多了,妈妈也来了,晚上开始由妈妈在阳台上陪着姥姥,这天晚上我睡的很香,虽然一直觉得老妈啰嗦不爱和她说话,但是有她在我确实能放下心来。

  12号早上走的时候一切平常,中午回家发现运来了氧气瓶,但是姥姥还没有开始吸氧,看着喘气都有困难的姥姥和青绿色的氧气瓶又是忍不住的要流泪。晚上回来碰上小舅出去买矿泉水,回来之后姥姥就开始吸氧了,吸氧之后的姥姥看上去舒服了好多。这天晚上我心神不宁,始终睡不着觉,第二天早上起的也比较晚。但是早上起来看到姥姥精神还行也就放心了点。

  13号白天一直都没什么,只是我真的不敢去姥姥卧室去看她,看到她憔悴的样子我怕自己会忍不住大哭出来。晚上姥姥的情况开始变糟,家人商量了半天请来了医生咨询了半天最后又问了姥姥,最后决定要去医院。稍后8点多点救护车来了,有两个医生带着工具到家里来,看着大老娘着急的样子我的心也砰砰的跳个不停。随后姨夫叫上我去救护车拿担架,拿来担架之后姥姥就被抬走了。我本想跟着去医院的,但看救护车上人都满了就没有再跟去。然后就剩下我和姥爷还有大老娘和大舅妈在这,大家都去医院了还都没有吃饭。过了一会爸妈回来了吃了点饭准备再去接班,晚上睡不着觉想了很多最后迷迷糊糊的也就睡着了。

  那天姥姥的病情急剧恶化,本来还显得红润的脸庞变得干枯瘦弱,有点发黑,晚上回家看到二姨坐在姥姥旁边陪她说话,看到姥姥令人心疼的脸色,我的心忍不住的打颤。

  姥姥是哪年查出来的肺癌我不是很清楚,我是去年3月份知道的,那时还不太懂事,但是也知道癌症是个什么东西。之后一直到现在的1年多里,我几乎是天天和姥姥在一起。5月1日,公司放假,我回了广饶家里,和同学朋友聚了聚。2号下午回来值班,这天看着姥姥的脸色还是蛮不错的,可能是看到了弟弟妹妹们的缘故吧。

  4号到9号之间姥姥的身体是越来越差,直到连走路都需要有人搀扶。这几天二姨在姥姥房间外的阳台上搭上折叠床,夜夜陪着姥姥,看着姥姥,生怕出什么事。小舅也嘱咐我晚上睡觉一定要灵性点有什么事赶紧起来给他们打电话,我很恨自己,即使在这种时候竟然晚上睡的跟死猪似的,对此我非常自责。所以那几天晚上我都坚持到2点左右再睡,早上6点多就悄悄起来。

  这几天我的心情很压抑,压力特别大。工作上也出了好几个错,让经理还给训了一顿差点扣掉全月工资。所以我一度变得非常急躁,脾气也变得很差,好几次无故对妈妈发脾气,妈妈真的对不起……晚上时常做噩梦,想要找个人倾诉,但是找不到人。想写在博客上,但是坐在电脑前真的就没力气没心思打字。

  到现在我还是非常自责,为自己之前一年里对姥姥的照顾不够,为之前一年里对姥姥的关爱不够,为之前一年里陪姥姥的时间不够,我很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多个晚上出去网吧玩而不是陪姥姥看看电视说说话。每次陪着姥姥看电视她都说什么也不想看我要看哪个就调哪个台,然后我一调台她就会用着急的语气说再看会再看会这个人怎么怎么了……呵呵,姥姥,我真的好想你!

  2009年5月15日,农历4月21日,早上3时50分,姥姥离开了我们。5天了,到现在我还好像是在梦中似的,回到家会不自觉的想要用舒服的语气喊:姥姥我回来啦。

  4月底开始姥姥的病情迅速恶化,10日开始在家打针,12日家中运来氧气瓶开始吸氧,13日晚8点打电话叫来救护车送往中心医院,14日精神很好(现在看来似乎就是回光返照),15日凌晨3点30分继续恶化开始抢救,15日凌晨3点50分抢救无效死亡。

  15日上午5点15分,大姨夫和哥哥来家里接我告诉我说姥姥快不行了,让我赶紧去医院,5点30到达病房,看到姥姥已经走了,刹那间崩溃。

  直到现在我还仍然无法相信姥姥走了这个事实,我想忘记这些,但又怕把这些姥姥最后的记忆真的被自己遗忘掉,所以我要把这些天发生的事,还有我的心情都记录下来,因为这是我对姥姥最后的记忆!!

If you can keep your head when all about you are losing theirs and blaming it on you;
If you can trust yourself when all men doubt you, but make allowance for their doubting too;
If you can wait and not be tired by waiting, Or, being lied about, don’t deal in lies, Or, being hated, don’t give way to hating, And yet don’t look too good, nor talk too wise;

If you can dream – and not make dreams your master;
If you can think – and not make thoughts your aim;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