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我们 一时匆忙撂下 难以承受的诺言 只有等别人兑现

加着班写着文案 一夜循环 在这个11.11的凌晨
越听越悲伤 真是一副好景呀
王菲的声音 林夕的歌词 梁翘柏的作曲
女神不愧是女神 夕爷不愧是夕爷 梁翘柏不愧翘立松柏

谁的青春没有伤心? 谁的青春没有伤口?
谁的青春没有美好? 谁的青春没有回忆?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错过终究不能重拾 若还能脸红 我一定不要眼红
可终究物是人非 时过境迁 但...
是否还会忍不住在寂静的时候忆起那些伤心的伤口? 忆起那些美好的回忆?

或是念念不忘 或是渐渐淡忘
记忆深处究竟藏了些什么 只有自己知道
哪怕是遗忘了她的容颜 却始终不会忘记匆匆那年 青涩的往事 羞涩的红唇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 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 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 我们要藕断丝连

或许只是想回到18岁.. 或许只是想回到那年....

  记忆中的世界究竟是否真实存在过?
  在我们的记忆中有很多片段,他们已经成了记忆的一部分,但总有一些片段会被我们努力的尝试着遗忘,仅仅是因为我们无法回到那时刻,改变它们。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后悔”吧。

  总会时不时的怀疑自己,怀疑自己的过去、自己的生命。头脑中那些所谓的记忆,真的存在过么?但为什么总有些东西记不起来了,又为什么有些东西明明不存在却记忆尤深?
  23年了,细细想来我所能清楚“看到”的自己的过去,只有那么短短一两年而已,有许许多多的碎片凌乱的在大脑中盘旋,我却无法将他们拼凑起来。有些记忆中的东西,成为了本能,又有些东西成为了恶习。
  至今我仍清楚的记得那个夏天我是如何学会抽烟,但是那个教我学会抽烟的哥们却如幽灵般消失不见,甚至除我外无人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再者,隐隐约约中有那么一天中午,最好的朋友和我爱的那个女孩在宾馆中烂醉如泥,当我接到电话去为他们付账的时候却见到了残酷的一幕,但我现在却连这个女孩的名字都记不起来,甚至周围的朋友没一个人能明白我说的是谁。
  年初和宽子喝酒,他提起我初四时的某天为一个女孩和一对双胞胎兄弟拼命,而我虽然记起他所说的人,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出闹剧。电话的拨号记录和我曾经的日志清楚的告诉我在某年某月与某个人彻夜长谈,但不论我如何拼命的想记起其中的哪怕一句话都那么难。

  突然想起一句歌词:你说你开始怀疑人生。我觉得我现在就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了,上学时听二姨说她有个女学生,常常会跑到楼顶上发呆,会去找老师谈心,问老师人活着是为了什么,研究自己死了会去哪,当时我嗤之以鼻,不屑的评价:傻逼。但现在的我却也会问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到底自己的存在的墓地是什么?
  和smiledoll聊天,说起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赚点小钱养活自己,能四处走走,写写自己想写的东西,看看自己想看的地方。但是又自己否定了自己,因为人总不能只为自己活着,我还有爹娘,还有姥爷、还有爷爷奶奶、还有我所爱的弟弟妹妹们……不止一次的幻想,要是我爹娘还有个孩子该多好。
  浑浑噩噩的活着,浑浑噩噩的混着,先这么着吧。

  蓝夕:“洋你开始学会思考人生了啊,要往哲学家发展么?”

长夜漫漫 无心睡眠 小通了一个宵
来到杭州10多天了,没有去西湖,没有逛大街,上班-下班-电脑-睡觉-上班.
似乎回到了曾经我最讨厌的按部就班生活中,我最反感的重复.
恰巧今晨又听到了HANK的完整版<循环>,不由心生同感!

做了许久的PHP,又做了一阵子Java,没成想来到杭州之后又机缘巧合的干起了前端页面,但是很悲剧的发现自己忘记了许多javascript基础代码,昨晚做一个效果死活想不起document这个玩意....
而这几日又不停的熟悉jquery,之前对JS/jquery一直停留在能用即可,会用就成的层面上,现在才发现技到用时方知少!人这辈子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
so... Q我不回不要鄙视我了,我是在努力努力的充实大脑啊!

说说这一周的杭州印象吧,
初至杭州是在一个阴沉沉的早晨,到了杭州发现和我想象的相当不一样,至少西城区是不一样的,直到现在我也是认定杭州(西城区)就是一放大版的东营,感觉上甚至没有济南发达.但前天被人狠狠鄙视: 那是因为你没去市区看!
再说吃,在山东人中我算是比较喜欢吃米饭的,来杭州之前家人还说到了南方你有的是米饭吃了,不用再逼我们给你做米饭了. 结果呢,我是完全吃不惯南方的米饭!!又干又硬和北方的完全是两种风格! 吃了两天后完全受不鸟了,四处开始找水饺店与面馆. 不过谢天谢地10天之后的我已经能很淡定的干掉一碗米饭了!
最主要的是要谈一下杭州的土特产,杭州是什么土特产呢? 这个你得问宇哥,宇哥为我送行时再三念叨着杭州的土特产啊土特产啊特产啊....
宇哥曰: 杭州土特产=美女
都说杭州出美女,可我实在是不敢苟同啊,看长相,大部分还都是可以的.但是再看身高就完全受不鸟了...
(此处省略3x字.....)

明天开始清明三天小假,完全不知道怎么过,想去西湖吧,又实在没什么兴趣.
我是个不爱出去玩的人(宅),还是个伪geek,在我想象中西湖和广南水库貌似没有什么差别.
所以这几天的安排估计是: 睡觉-电脑-睡觉, TMD,又循环了!
罢了罢了,太阳出来了,我要睡觉了.
杭州你好,杭州再见!

  [fmp,t=If You Want Me,a=0,l=1]http://pds7.egloos.com/pds/200711/05/30/02._If_You_Want_Me.mp3[/fmp]

  每天夜里,我喜欢用舒服却不健康的姿势靠在椅子上对着电脑屏幕发呆,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幻想着一些神奇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比如我突然能听懂蚂蚁的语言,和ta们一起在地底打洞;比如我突然捡到一只会说人话的小狗或小猫,ta带着我游走在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比如我突然有了透视眼,可以看到许多OOXX之类的不和谐的事情;比如我突然变成一个天才,精通于各种学科和技能,牛X的不得了……还有,时间突然回到04年,我可以重新做一遍那个可能影响我一生的选择……

  黑漆漆的夜是可怕的,而同时她又是让我有安全感的。只有在宁静的夜色中,才不会有人指责我的不羁与放纵,才看不到那些人异样的目光。她知道我所有的秘密,她了解我的失落,她懂得我的心情。所以我还是喜欢站在阳光的对面,期盼着夜的到来。

  突然想抽烟了,想起了以前的父亲,想起了以前学抽烟的日子。

  小时候,父母总是告诫我:不许喝酒,不许抽烟!同样格式的警告还有:不许上网吧,不许看闲书,不许学坏,不许旷课,不许打架……是的,他们总是告诉我不许做什么,而从来不告诉我要做什么。在有段时间里,我是父母亲人眼中的乖孩子,老师同学眼中的好学生。

  但事实上我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混蛋,学会了喝酒,学会了抽烟,时常旷课打架。而那时候我开始拿家里的钱,或者说是偷。他们一直以为我拿了钱是去上了网吧,而事实上那些钱大部分都送去了书店。在那两年多的时间里,我看了三毛,看了张爱玲,看了王小波,还有很多很多忘记了名字的书……

  发了一会呆,审视了一遍上面的文字,发觉自己的思维越来越乱了。现在写东西总是不知不觉就跑题跑到M78星云去。

  又是一天凌晨了,依旧是那个舒服却不健康的姿势,依旧是那个黑漆漆的,安静而又宁静的夜。我想起了我当年的理想,我想起了我当年的辉煌,我想起了那个可能影响我一生的选择……

  路还很长,迷茫之后还要走下去,天亮之后我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死胖子。晚安,好梦!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措,错!

许久许久不去百毒贴吧了,今天偶然点开了一个链接:http://tieba.baidu.com/f?kz=188255401
发现竟然是几年前我自己在我的贴吧里发的一个帖子,然后突然就想起了唐婉,那个和陆游相爱却无法相守的女子……
记得许多年前第一次看到陆游、唐婉、沈园的故事,只觉这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恋人。
但这只存在于小说与电影中的情节发生在现实中却是那么凄婉。

直到后来了解了陆游的故事后,才明白原来这个悲剧的原因是源自他的母亲。
在中国古代,是信奉"亲上加亲"的,表兄娶表妹是天经地义,值得庆祝的,但陆游的母亲,却嫌弃唐婉这个外甥女。
多么完美的一个可人儿,多么让人艳羡的爱情,却就是因为这个母亲,成了一个悲剧的故事。

陆游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诗人。
"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夜来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无一不是豪气冲天,叫人向往。
可就是这么一个"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豪迈男子,却对自己的母亲低下了头,在自己所爱的女人面前做了一个懦弱的男人!

这么妄断于他其实是不地道的,毕竟百善是孝为先。
再后来,他们一个另娶王氏女、一个再嫁赵家男:"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故事如果这样也就完了,但偏偏十年后这个曾经懦弱的男人独自去了沈园,那个他与心爱的女人相恋的地方。如此看来,沈园的那些岁月时光,应该始终雪藏于君心吧?
因了这颗心,才有了那个千古流传的故事。突然想起一首歌: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独语斜栏,咽泪装欢。这是一副怎样的情景?和完这阙钗头凤,唐婉终是悲痛过度,抑郁而终。
而这时的陆游正在进行着自己的抗金大业,或许是为了逃避那个心爱的女人?

时间是无情的,转眼四十年!四十年后,陆游重回沈园,终于看到唐婉的词……只是伊人不再……
写到这里我感到悲伤,此种铭心的爱,虽是令人羡慕,却太过悲伤了。

陆游一生近万首诗词,却没有一首哪怕是一句写给自己的母亲和后来的妻子,他终究还是有怨有恨的。
母亲扼杀了他一生的幸福,逼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还能说什么呢?"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没必要再写下去了。
我宁愿不要这流转千古的钗头凤,只要他们一生一世一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