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着小POLO上街,听着陈奕迅的等你爱我,忽悠忽悠的轰着油门,就听到旁边轰的一声,一辆R8呼啸而过,最喜欢的车啊,就算多看会也可以,我就猛踩油门,苦逼的POLO不情愿的加速追了去,谁想到前面的R8竟然减速了,一直到和我并行,里面探出个头来,老同学,大学的,说,哥们,看车牌就知道是你,怎么,还念着那个女孩呢?
  我惭愧了,大学同学都知道我喜欢那个女孩,后来分手了,但是我的各种密码账号基本上都是那个女孩的生日,选车牌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就当真选到了。
  尴尬的笑了笑,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有点羡慕的看着那辆R8。
  当年我宅了四年WOW,朋友虽然是富二代,但是按时上课,偶尔上自习,还真像那么回事。直到毕业,我才醒悟,吃饭是要花钱的,开始努力,但最终还是落下了。这位朋友不一般,老爹给了他创业的钱,但是绝对不够买R8,靠自己开公司,打拼,房子,车子全部都是靠自己公司赚的钱买的,人生啊,差距啊。
  还在回想中,朋友打断了我的话,还单着呢吧,女孩就是那么回事,你这痴情的娃儿,大学同学里都出名了,要不今天咱们赛赛?你赢了,我帮你把那个女孩给你追回来,成全你们两个。我信他有那实力,我也知道那个女孩在这座城市,凭朋友的关系,要找到不难。可是要是你输了,今天和我去HAPPY,保证让你忘记你的梦中情人。
  你妹啊,你开R8和我赛,赛个毛啊,心理这么像,但是没有说出口,看了看周围的车辆,想了想心里的女孩,在这个车辆高峰期,速度并不能代表什么,也许靠技术有的一拼吧,违章没关系,有朋友他爸。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奇迹,在他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连他的尾灯都没看到,等我也到了,朋友靠在车旁,满眼含笑对我说,你一定想说是我车子好吧,其实你错了,你也知道,车辆高峰期,速度并不代表什么,关键是油门的控制,你输了,让哥们带你去耍,人要活的潇洒些,有时候简单的1,2远远比复杂的计算有用些。
  真没想到这家伙还能说出这些话,很久没联系了,也许是认为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是,这才是朋友啊,永远会在你期望之外出现。

  以前多拉斯会睡到每天下午,然后去城墙边看几个老头推麻将,可今天还是这个点,他甚至已经洗了两遍澡,喷了足足两公斤香水,半里路之内熏人立扑。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多拉斯还是一言不发看着桌子上的杯垫。
  “说点什么啊,你再这样我就走了”
  还能说什么,多拉斯抬起头来看看窗外,我不觉得我哪里配得上你,这个结果我不意外。

  眼前这个轻皱眉头的姑娘是多拉斯的女朋友,或者应该说是EX女朋友,10年前在飞行管理学院认识的。那时候的多拉斯意气风发,志在天涯,走路带风,每天早上都晨勃,脸上连根胡渣都没有,心里装的是整个世界,竞技场副本样样精通,还是酋长乐队的主唱,屁股后面跟了一大票姑娘,每一个都拿他脱掉的臭袜子当宝贝,可以说是整个学院数得着的才子。才子当然得配佳人,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奥格瑞玛门口用匕首捅野猪。
  你好同学,你是哪个专业的?
  牧师学院,神圣系的,什么事?
  哦,没事,你好,我叫多拉斯。 Read More >>

每年的清明,空气里都满满的浸着各种哀伤愁绪,随手拧几下,都掉出个把故事:
晚上组进了个宝库团,在达拉然城外的浮石上坐着,等满员开打。忽然一道身影从身后飞纵而下。以为是D或骑士玩蹦极,于是尾行了下去,看到一个骑士的尸体piaji在地上。。把他/她复活了起来,而后有了后面的对话--

[御御]悄悄地说:谢谢你
[御御]悄悄地说:不过我是自杀的~
发送给[御御]:^^
-------
[御御]悄悄地说: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发送给[御御]:等人。
[御御]悄悄地说:我等的人不知道我在等他
发送给[御御]:直接点嘛
[御御]悄悄地说:相对无言了已经
-------
[御御]悄悄地说:死树上了,这次活不了了
发送给[御御]:-_-
[御御]悄悄地说:^-^
[御御]悄悄地说:他能找到我复活我就原谅他
--------

这个算是自挂东南枝吗。。。

5年前的那天,战鼓喧天,我们披上崭新的盔甲,携手对抗燃烧军团的入侵。
我们熄灭了火焰领主的怒焰,在熔火之心的高温中调侃着侏儒被烤熟的滋味。
我们击败了黑龙公主和她的兄弟,用它们的头装饰高大的城门。
我们粉碎了上古之神的阴谋,我们冲过天灾的要塞,击溃了自大的天谴军副官。
我们可以指着漫山遍野的天灾狂妄的说:就这些骨头?还不够塞牙缝的!

[::艾泽拉斯国家地理 BBS.NGACN.CC::]

我们的战争还在继续。
我们平息了卡拉赞的怨灵们,我们让屠龙者也尝到了变成猎物的滋味。
我们恢复了盘牙水库的平静,我们让狂妄的血精灵王子俯首称臣。
我们砍下了深渊领主的头颅,我们结束了背叛者对外域疯狂的统治。
我们在战场挥洒热血,我们在竞技场并肩作战。
我们总是相互嘲笑彼此:嘿,你一定会比我先倒下!

我们的盔甲已经布满伤痕,可是我们每天还是把它擦的通亮。
我们还在准备迎接新的战斗。战友们,北裂境的战火在召唤我们!!

可是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老去。
我们仍然紧握手中的利刃,我们仍然背靠着彼此,相互激励。
可是我们。。。

"卧槽,赶紧练级啊,巫妖王在等着我们"
"擦,明天还得上班,没事,我上班尽量练"

"那个谁,你怎么才71级?!"
"求代练,最近比较忙。。。"

"XX,不好意思我要先下,老婆让我洗洗睡了"
"XX我今天有事,来不了了,请个假,你们加油!"

"XXX,你怎么不动了,加血啊!"
"报告团长,XXX的老婆拔他电源了!"

"混蛋,说好开80要回来玩的,人呢?!"
"今天XXX,XXX,XXX有事来不了,活动取消"

我们曾并肩作战直到BOSS倒下的那刻,我们曾争夺FD的荣光,我们曾夺得竞技场的桂冠,我们曾荣耀四方
但是现在,我们有了更重要的事。
战火还在北裂境蔓延
可是我们的战争已经结束。
05年的老兵们,
解散!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
我是凛冽的寒风,
掠过诺森德的雪原;
我是温柔的春雨,
滋润着西部荒野的麦田;
我是清幽的黎明,
弥漫在荆棘谷的林间;
我是雄浑的鼓点,
飞越纳格兰的云端;
我是温暖的群星,
点缀达拉苏斯的夜晚;
我是高歌的飞鸟,
留存于美好的人间;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从未长眠。

我们曾经的年华,在这片土地上绽放了...
那些荣华早已无所谓了,我们只要静静地回想...
忙碌的岁月中,你是否还回记的这里的一线曙光
一切到最后都会曲终人散...
只会留下无尽的缅怀与伤感
趁现在,黄昏还未到来...
将最后的回忆埋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