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一款由全球一流的游戏制作公司暴雪娱乐开发的网络游戏,以其优秀的制作水准和宏大世界观在全球掀起一阵“魔兽热潮”,创造了网游史的一个传奇。
在中国,《魔兽世界》(下简称WOW)同样以无可辩驳的事实,打破了欧美网游“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局面,一举成为中国网游市场影响力最大的网游之一。
讽刺的是,尽管WOW已经成功的获得中国玩家的认可,但是玩家们似乎还没有做好玩一款成熟的欧美游戏的准备——可以想象,当联盟与部落集结大军互相对峙时,一群名为“我爱超女”或者“杀我者猪也”的人高呼着:为了部落的口号冲上敌人时……这是多么诡异的情形。
有好事者,将其称为“有中国特色的WOW路线”,实乃贴切至极。当然,这其中特色可不只如此,欲知详情,请接着往下看。

ACT I:没有约束的虚拟游戏——刷屏与骗子

你敢踢我,我到铁/奥刷你一个月!——当一个玩家理直气壮的用这种方法维护本该或者不该属于自己的权利时,这是游戏的悲哀,还是中国玩家的悲哀?

进入任何一款在中国大陆运营的网络游戏,你都会发现在游戏的交易频道,或者综合频道里总有这样的喊话:出售XX装备,谢绝记者,有意者MMM。
如果这位玩家出售的装备恰好是极品,那他恐怕会更加趾高气昂:装备非天价不卖,你想还价?大爷理都不想理你。RMB交易?OK,只要你出的起价,东西你就拿走。而事实上,绝大多数的极品装备都是以RMB标价出售。
一方面,这是由于游戏中缺乏一种具备足够价值的通用货币,另一方面则是——RMB能给玩家带来实实在在的收入。
随着中国网游市场规模的日益扩大,精明的国人也开始把目光投向虚拟交易这个尚无立法的处女地。在虚拟道具交易商和不少“职业”玩家眼里,“勤劳朴实”的传统美德已经不能让他们快速发家致富,他们开始寻找更快捷,更方便的“发财之路”。
于是,纠纷产生了:某位玩家想购买XX装备,但在汇出钱以后却发现对方是骗子;又或者在购买装备以后,被他人告知这是非法渠道获得的装备。(复制,修改……)
前者引发的事件,在游戏里已经数不胜数,一旦交易中有一方受骗,那么受害者往往会在游戏中大肆“控诉”。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在WOW,这种方式也成为了一些人“陷害”对手的工具。
当欧美游戏一贯的游戏行为被CWOWer破坏殆尽的时候,一些源自中国网游特有的现象,却也在CWOW中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变化:相对高价的点卡从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筛选玩家的作用;而从WAR时代起培养的核心用户群,在游戏中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其他玩家。
最关键的一点是,WOW独特的游戏构架,使得玩家不得不依赖于群体才可以获得更好的装备和更多的游戏乐趣。
于是乎,在WOW之中,骗子往往很难生存,一旦你欺骗了某位玩家,那你要做的就是祈祷对方宁事息人。否则,在各主城中,夜以继日的刷屏就会不断出现:“XXX是个大骗子,他骗了我的点卡,大家要小心!!”比起其他游戏,WOW的世界频道足以覆盖90%的在线玩家。
很明显,如此刷屏一周甚至一个月的时间,这位骗子就会失去在游戏中的立足空间。当他想加入公会参加RAID时,官员完全有理由因为他的人品而拒绝他的申请。
即使他想组队参加5人副本,恐怕其他玩家也会因为他的“名声”而心存疑虑。当他在游戏中失去了与其他人互动的权利,并且得到不任何期望的收益时,他只有重新玩一个号并“好好做人”,或者离开游戏。
这种无形而又强大的威慑力在其他网游中是罕见的,正因为如此,WOWer往往也把它当做一种“武器”。
当一个新手玩家踏入雄伟的铁炉堡或者奥格瑞玛的时候,他往往会被这样的情形所震慑:银行门口,一字排开尸体。点击尸体后,他大多会看见这样的字样:奔放流他爹的尸体,奔放流他妈的尸体云云。
这种情形对于一个有超过3个月WOW经验的玩家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很明显,这是哪个无聊的人跑去守对方阵营的小号,结果导致被如此“问候”。这是极其恶毒却十分有效的方式,毕竟谁也不想在游戏里被人诅咒——尤其是尸体还被冠以自己家人的名字。
可以想象,一些公会间口水战,个人恩怨等等自然也免不了通过这种方式解决。而摆尸体也成为了一种“艺术”。从早期的一字型,发展到后面的菱形,圆形,有实力者往往动用大量帐号,把尸体码放的“赏心悦目”。
此时,应该有玩家意识到,在某些牵涉到较多人利益的事件上,决定真理和事实的已经不再是那些弱势的群体。至少他没有足够的帐号,来码放如此之多的尸体。于是,刷屏重新成为那些普通玩家的选择。
什么样的玩家会刷屏?或者说什么情况下,玩家才会去刷屏?
答案很简单——当他认为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时,他就会采用这种“无形”的工具,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以G团为例,当团长脑袋里灌满了一种叫做“欲望”的垃圾物质时,他往往会做出一些愚蠢的举动,例如不消费的人不分G,然后给MT和RL开出天价的“补贴”。(MT往往也是他朋友)
此时,只获得相当与RL1/5甚至更少收入的18名团员自然不可能接受这种方法,于是,这为RL的“清白”名声就到头了。要么,他选择妥协,要么他继续这么干下去——通常团队里大部分人都在一个公会的时候。
正由于受威胁方不会轻易就范,所以一场持久论战——或者说是刷屏就在游戏频道里开启。作为个人(无论他是陷害者还是被陷害者)往往会塑造一个饱受欺凌的形象,声泪俱下的声讨万恶的地主,呼吁广大群众进行土改……
而作为群体方,则充分发挥集体优势,把对手出生至今的行为一一翻出,小到儿时抢小朋友的棒棒糖,大到坐公共汽车不给老太太让座。更有甚者,还会用语言侮辱对方……
这场闹剧往往会以一方首先偃旗息鼓而结束,但在此前,加入游戏频道的玩家已经“享受”了双方的语言轰炸。最终的结果如何,双方的影响力将其到主要的作用。
但毫无疑问,个体通常是受害者——正所谓众口铄金,只要这个公会平日表现中规中矩,那么不明就里的观众自然倾向于人多一方。如果这个公会平日霸道强硬,那最终的结果往往两败俱伤。对当事双方,人们往往敬而远之。
游戏频道,本该是玩家互动的平台,却成了WOW众互相谩骂暴料的“垃圾场”,小到个人纠纷,大到公会争斗统统都上到游戏频道里。当游戏频道不再是游戏频道时,这到底是游戏的悲哀,还是玩家的悲哀?
毫无顾忌,没有任何道德约束,人性的卑劣不仅在CWOW,甚至在中国所有网游中普遍存在着。

老子几万块的装备,说没就没拉?游戏公司不给我弄回来,谁给我弄?——东西没了不怪贼,可笑的逻辑,可笑的人。

如果说,虚拟交易的安全
问题在WOW里只触发游戏内事件的话,那么关于虚拟装备,虚拟金币,虚拟人物的纠纷,往往会延续到现实生活中。有时候,一些看起来可笑的事情,往往在网游内外不断的发生着。
集体“上访”,不仅仅发生在那些生活在底层群众之中,在中国网游界,玩家“上访”,申讨网游公司的例子屡见不鲜。
也许有人会问:在WOW中,大部分高价值的装备都处于灵魂绑定状态,占据虚拟交易中最大分额的装备交易基本不存在。在其他游戏中因为购买“赃物”(通常是复制或者修改或者是盗来的装备)导致帐号封停,道具删除的情况基本不存在了,又何来上访一说?
请不要忘了,WOW中的帐号买卖。在WOW中繁复却“隐蔽”的密码保护措施给了那些骗子不少可乘之机。
出售手中帐号后,玩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登陆会员中心,然后修改相关的信息。此时,如果该帐号有关键信息(例如信箱,手机绑定等)没有从出售者处获得(也有可能玩家忘记修改),那么该帐号安全性就值得怀疑了。
若干个月后,花费了无数精力打造一身极品后,玩家突然发现自己无法登陆游戏了!此时的他该是怎样心情?在找不到那个可恶的骗子,又咽不下这口气的时候,到游戏公司去吵闹一番,算是“不错”的方法。
遗憾的是,中国的网游界里,游戏运营公司都是极其强势的。作为掌握着玩家资料以及霸王合同的收益方,他们完全有足够的理由搪塞玩家。
什么?你说不给恢复就打客服?那打吧,打了我正好出炒作新闻呢……自杀?请便,不过还请拿出点诚意好么?你这么大的小P孩,恐怕还没想过死吧?几万块的装备?拜托,你能投那么多钱到游戏里,多投点也无所谓嘛。
尽管暴雪的用户协议里已经明确表示,任何虚拟和线下交易都是不被允许的,可大部分玩家恐怕都没注意到这点。因为他们急着进入游戏——更何况,你拒绝这个协议就无法进行游戏。
在虚拟交易出现问题后,他们一如既往的吵闹着,嚷嚷着。高呼所谓“老子花钱就是爷”的口号。可笑的是,违反了协议,又何来权利这一说?
说了这么多,让我们看看国外服务器的情况吧。和中国相比,国外服务器里骗子,刷屏这些情况并不常见——不同的“道德”理念已经足够约束他们的行为。所以在EBAY上,有个自称NINJIA了3个公会,N件T1的盗贼玩家宣布卖号后,帐号价格一下炒到好几百美圆……(老外也图新鲜……)
由于国外服务器采用的是月卡制,而且费用是从个人帐户从自动扣除,所以点卡交易的纠纷自然不复存在。而且老外更看重享受游戏,而不是冲装备——当然,也有很多人疯狂痴迷游戏——所以你在一个老服务器里,还能看到数量庞大的蓝装玩家……
至于买金行为与老外对FARMER的偏见,我只能说是这些打金者给他们的印象太差了,真的。你无法想象,他们NINJIA,抢怪,害人几乎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因为FARMER只需要对他每天的打金量负责。
至于刷屏,请放心,你在游戏交易频道里几乎看不到有人连刷数十行信息的情况,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

ACT II:没有惩罚的犯罪——盗号与金币买卖

难道我不买卖金币,盗号就会死绝么?——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道理很简单,还有一句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故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

现实中,盗窃是违法而且遭人痛恨的。小偷一旦被当场抓住,愤怒的群众往往会高喊:为了新中国!打啊!尔后痛扁其一顿,扭送派出所。
相信这位倒霉的小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要小心做人了,就算为了“生计”,他在动手前也要考虑下被抓住的后果。
而在虚拟世界里,盗号者就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植入木马,打开邮箱,登陆游戏,寄钱,分解装备一气呵成。全程下来与受害者没有任何接触,自然也谈不上被“抓获”。
同时,另一点让虚拟世界“小偷”大为宽心的是,目前中国还没有一部专门针对虚拟财产的法律文书。再加上虚拟小偷的寻找与排查更为困难,使得盗号者肆无忌惮,日益猖獗。
对于中国的WOWer而言,以下一幕相信有不少人经历过:晚上7点,公会团队集合完毕,7点半开始RAID。就在BOSS战进入关键时刻时,团队中的MT突然掉线,紧接着就是团灭。
2分钟后,UT里传出MT惊慌的声音——他无法登陆游戏了!随后,团队成员发现MT一声不吭的上线、虚弱复活、炉石回城。
5分钟后,当MT打通客服电话,锁定游戏帐号时,盗号者已经将MT身上装备和金币一扫而空。
在此期间,团队成员或许会做出大量的努力,有些人不断刷屏,请求盗号者不要删除装备,他们愿意付钱;另一些人则会不断用其他方式诱惑:诸如啊,我还欠你XXX金,你不要了?你不来拿?
尽管他们精神可嘉,可在盗号者看来,这就是一场闹剧。只要智商达到正常水平,任何一位盗号者都不会对满屏狂刷的文字有任何兴趣。同样,文字诱惑也好,挑衅也罢,对盗号者而言也不会有任何约束或者威慑力。
在WOW的中国运营商第九城市(下简称9C)推出PIN码之前,WOW的盗号情况是非常普遍而且疯狂的。在网吧中,任何一个稍微懂得点木马常识的人,就可以轻易的突破网吧管理客户端和还原精灵的封锁,将木马植入机器之中。更有甚者,可以通过网吧中的局域网来传播木马病毒。
即便是9C推出PIN码登陆的措施后,盗号现象依然没有得到有效的遏止。盗号者们通过修改客户端,截屏木马等方式来获取玩家的游戏帐号。甚至于网吧中网管都参与了盗号与木马传播。
这种“内鬼”不仅让人防不胜防,更从另一程度上刺激了游戏的金币买卖。反观倒霉的玩家,除了大骂盗号者外,还能做些什么呢?东西被人偷走,却不知道偷的是谁,而辛苦积攒的各种装备更是空空如也,最终也只能化做一声叹息罢了。
2006年秋天曾有一则新闻,一网吧中多名玩家慌称购买金币,将某大学几个盗号的学生骗了出来,然后集体将他们痛扁一顿,并把他们的照片在附近大量张贴。
看到这个新闻,固然让人畅快淋漓,跟贴也大多支持这些人的行为,更有人叫嚣要将盗号者轰杀至渣。在义愤填膺的同时,不知诸位是否想过,他们为什么要盗号呢?

正常的虚拟交易,必然是有需求才会出现供应——当年有多少白花花的牛奶倒进了密西西比河,如今有多少装备变成了水晶。这些家伙不仅仅是在制造供应,同样也开始制造起需求来。

在中国,虚拟货币价值最昂贵的游戏恐怕就是WOW了(征X不算,那种东西的存在对有理智的玩家而言就是一种耻辱)。在其他游戏需要成百甚至上千万才能获得几块钱RMB时,WOW只需要百多金就能轻松达到它们的水准。
这一方面归功于WOW优秀的金币回收模式:坐骑,药水,附魔这些消耗品在游戏里时刻都在消耗数量庞大的虚拟货币。
另一方面,WOW之中玩家对金钱的需求也非常旺盛。在早期,扣除那些必要的消耗

一条评论

  1. 这篇文章真的好长。看完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