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不如

        与其在痛苦中沉默,
        不如在快乐里高歌;

        与其在痛苦中强忍,
        不如在快乐里浮沉;

        与其在痛苦中流泪,
        不如在快乐里喝醉;

        与其在痛苦中失眠,
        不如在快乐里梦见;

        与其在痛苦中忘记,
        不如在快乐里追忆;

        与其在痛苦中好死,
        不如在快乐里赖活。

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逃避不一定躲的过面对不一定最难过

得到不一定会长久失去不一定不再拥有

你可以因为某件事情而伤心难过也可以找个理由让自己快乐

王菲《流年》里唱到: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郭静的《心墙》:一个人,眺望碧海和蓝天,在心里面那抹灰就淡一些。

很多事,我们没预测到会有开始,却也预测不到结局。

所以,听天由命,

所以,安静的过,

所以,安静的活。

布什在伊拉克出席记者会遭扔鞋袭击

      美国总统布什14日突然访问伊拉克,并与伊拉克总理马利基签署了美国驻军协议和两国间战略框架协议。
  布什在与马利基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说:“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这场战争没有结束。”
  马利基则表示,伊拉克现在正在各个方面取得进步。
  就在布什讲完话时,一名伊拉克记者将两只鞋朝布什扔了过去,布什弯腰躲过了袭击。
  根据驻军协议,美国将在明年上半年撤出伊拉克城镇,并于2012年之前从伊拉克全部撤军。
      可以看出,老布身手还是不错的....
                          

伊利丹给泰兰德的一封信

      亲爱的泰兰德:

      你还好吗,天气热了,我很想念你。
      外域的风都是热呼呼的,我也懒的磨刀了,反正有人来我就躲在主母后面拿着古尔丹的脑袋摆摆样子,吓吓人罢了。
      对了,哥哥还是在冬眠吗,还记得那时候他老喜欢躲我后面加血,还不准我去学魔法。
      我现在很好,凯弟弟时不时来找我给我炫耀他的新袍子,不知道是从哪个可怜鬼身上loot到的。
      瓦斯琪还是喜欢和那些黏呼呼一打架就呜哇哇叫人的鱼人呆一起。
      最近外域发生了很多事,萨尔玛的督军被人偷了内衣,格老的舅舅的外甥的外套重现江湖。
      最近老有人在我家门口转悠,还拿着图纸写关于我的到刀责任到户的合同。
      听说我走后兽王雷老跟萨尔混去了,这个不要伤心,他本来就是在酒馆靠养动物骗取女孩子同情心的老男人,整天养些小动物骗人付帐酒买喝。
      玛维很好,我时不时派些人去给她讲故事,我还曾经打算给这个铁姑娘团的团长找个婆家,可她觉得阿卡玛太丑,凯尔弟弟太妖艳,她讨厌比自己漂亮的人,,尤其是男人。
      你知道,女孩子都这个样。
      我一度怀疑她是个腐女。可她又说瓦姐是触手控,太恶心。

      现在我只能怀疑她暗恋我。
      其实你看她也不错,能歌善舞会下毒,调情时追打嬉戏时闪现还可以增加情趣。
      你看,我那么快就把你忘了。如果我跟她跑了你能把我忘了吗?
      别那么骄傲,我随时可能会走掉。

      前几天有好几个家伙,都是萨尔的臣民,跑过去把玛胖切了。
      我特别讨厌他们,因为他们动不动就拿偷来的圣光奶我。

      阿尔撒斯又写信嘲讽我了。他说哪天把能变骷髅的棒棒糖邮寄来,还说天气很冷手麻了就写到这云云。
      人族的白胡子老头,叫什么来着,还喜欢动不动就放水吗?

      我现在很好,被25个人围着。
      在给你写信的同时,他们在讨论我的古尔丹之颅和我无比嘲讽的战刃的归属,看样子矮人的脾气是不太适合团队活动。
      我也给阿尔萨斯回信了,我说天气很热手里全是汗就写到这云云。
      其实我还想抽空给哥哥写封信,不过墨水实在不够了。
      他们要什么我都会给,反正我很快就会被推倒扒我身上的衣服,拿我的武器,捏古尔丹的头,我很怕他们找到你送我的花,那样他们还会议论我的女人。
      我把信和花儿都让晚安部落的记者带给你,他们说为了暗夜政权的稳固和考虑到你那什么什么宗教的威严,就不把这个事见报了,萨尔这小子肯定是想让你当当红娘把吉安娜那小娘们约出来,或者是看看我有没有收藏什么好的板甲。
      正因为我有永恒的生命,我才有永恒的时间想念你。
      就写到这里吧,你可不要再像原来那样边看边读出声还做出一副不屑的神情了啊。


                                                                                 伊利丹•怒风

真正的爱情都因为是早恋而被各种方式扼杀了

      昨晚从某位充斥着怨念的前辈博克中看到这样一句话——“真正的爱情都因为是早恋而被各种方式扼杀了……”

      细下一品位,发觉这句说得很有深意,耐人寻味。我作为先进的科研教育家以及伟大的心理哲学家,决定将这句话作为一个大前提拓展开来加以论证分析:到底是什么缘故让早恋成为了真正爱情的主体,单纯还是执着?又是什么因素导致了早恋被扼杀,是岁月还是距离?如今社会上普遍出现的的所谓成熟的爱情是属于理智的抉择还是取决于赤裸裸的金钱利益关系呢?
      
      归根结底,迫使诸般纯真情感诞生以及后来发展成为充满铜臭杂质的赤裸裸的人际关系的罪魁祸首不是别的,就只是现实!经过本哲学家近20年的理论研究以及亲身实践,再加上与诸位经验老到的前辈进行的探讨和分析,我们在得到这个令人心酸的结论的同时,禁不住要感慨:在人生的历程中,一切都太现实了……
      
      首先谈谈早恋,从客观现实的角度讲,早恋就是由于青春期萌动使一对互有好感的少男少女异性相吸而提早坠入爱河,这感情建立在生理发育的小前提上,源于他们真实的感受,是建立在客观基础上的没有杂质的纯粹的主观活动。尽管这种情感有时可能会稍微搀杂有一点肉体上的需求,但从主观能动性的角度看,其中的感性远大于理性,所以这早恋大致可以归结为真实的爱情!
      
      然而,早恋毕竟不能算是一段成熟的爱情,其中搀杂的许多不安定因素导致了继早恋之后的第二阶段——扼杀!也许这对年轻的恋人遭遇了分班,亦或是被迫去了不同的院校,总之现实让他们之间产生了距离,而距离的产生让两颗本来紧贴在一起的不成熟的心逐渐有了间隙,并且这间隙在岁月的催化作用下不断地扩张开来,不断壮大。开始他们也许会以频繁的联系来掩盖心灵的空虚,可随着感情断点越来越明显,一直到他们对这种远程的只是精神上的双宿双飞产生了倦怠感,时光的流逝让这对相恋却不能相依的两个孩子开始互相厌烦时,他们的感情断面就无法去忽视了。时间让他们意识到距离不再是对感情的考验,而是对两颗稚嫩之心的折磨。当他们不再试图欺骗自己的时候,很不幸,那就预示着这段真实的感情夭折了!

      经历了真真假假的爱情,年轻男女们终于步入了真实的社会,他们的心也因此变得坚毅而深沉了。他们不再是头脑一热就冲动的初哥嫩姐,不再奢望现实会变得像童话中那般美好,不再把自己真实的情感挂在脸上……
      
      最重要的,他们的择偶标准不再单纯依靠纯粹的感性,更多的是对现实的理性思考。尤其对于现今社会上的年轻女性来说,所谓的幸福,只不过是在物质极大丰富的基础上享受生活而已,没有金钱的支撑,幸福就像是那空中的浮云楼阁,是不现实的东西。一届潦倒书生,休想能抱得美人归的。尽管异性相吸在这个阶段依然能够多少作用于这些少男少女的交往活动,但更多的结合只属于逢场作戏而已。她们在心中的情人和爱人之间划分出明显的分界线,不时地提示她们暂时的慰藉和长久的“幸福”孰轻孰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