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改版完成....

改版已完成

2011年12月9日 18:04:54
侧栏SNS图标更新完成
404页面制作完成http://www.nbyang.com/404
访问404页面(有惊喜)
完成度99%

2011年12月6日 15:20:38
完成度 90%
所有JS压缩为一个文件
所有CSS压缩为一个文件
暂未启用GZ

2011年12月5日 12:10:10
最终在华丽和清爽之间选择了清爽
完成度 80%
欢迎博友协助测试,如发现bug请留言或mail我! 感激不尽!!!
(IE6出现bug就不要联系了.)

webmail notier For QQ 新版QQ邮箱脚本

由于某些原因, 重装了firefox, 下了webmail notier, 结果QQ邮箱死活不能收取和登录, 于是看了一下, 发现新版的QQ邮箱把登录from的id给改了, 于是修改了一下原来的脚本, 测试mail.qq.com可用. foxmail和vip.qq.com没有测试.

今天中午我M记吃的汉堡比别人小也是因为奥法太无脑,所以我来日常

  我开着小POLO上街,听着陈奕迅的等你爱我,忽悠忽悠的轰着油门,就听到旁边轰的一声,一辆R8呼啸而过,最喜欢的车啊,就算多看会也可以,我就猛踩油门,苦逼的POLO不情愿的加速追了去,谁想到前面的R8竟然减速了,一直到和我并行,里面探出个头来,老同学,大学的,说,哥们,看车牌就知道是你,怎么,还念着那个女孩呢?
我惭愧了,大学同学都知道我喜欢那个女孩,后来分手了,但是我的各种密码账号基本上都是那个女孩的生日,选车牌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就当真选到了。
尴尬的笑了笑,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有点羡慕的看着那辆R8。
当年我宅了四年WOW,朋友虽然是富二代,但是按时上课,偶尔上自习,还真像那么回事。直到毕业,我才醒悟,吃饭是要花钱的,开始努力,但最终还是落下了。这位朋友不一般,老爹给了他创业的钱,但是绝对不够买R8,靠自己开公司,打拼,房子,车子全部都是靠自己公司赚的钱买的,人生啊,差距啊。
还在回想中,朋友打断了我的话,还单着呢吧,女孩就是那么回事,你这痴情的娃儿,大学同学里都出名了,要不今天咱们赛赛?你赢了,我帮你把那个女孩给你追回来,成全你们两个。我信他有那实力,我也知道那个女孩在这座城市,凭朋友的关系,要找到不难。可是要是你输了,今天和我去HAPPY,保证让你忘记你的梦中情人。
你妹啊,你开R8和我赛,赛个毛啊,心理这么像,但是没有说出口,看了看周围的车辆,想了想心里的女孩,在这个车辆高峰期,速度并不能代表什么,也许靠技术有的一拼吧,违章没关系,有朋友他爸。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奇迹,在他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连他的尾灯都没看到,等我也到了,朋友靠在车旁,满眼含笑对我说,你一定想说是我车子好吧,其实你错了,你也知道,车辆高峰期,速度并不代表什么,关键是油门的控制,你输了,让哥们带你去耍,人要活的潇洒些,有时候简单的1,2远远比复杂的计算有用些。
真没想到这家伙还能说出这些话,很久没联系了,也许是认为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是,这才是朋友啊,永远会在你期望之外出现。

人生而不平等 平民永世难翻身

  近日,“寒门再难出贵子”的讨论红遍网络。其实何止寒门,即使是衣食无忧的工薪阶层,生活小康的都市一族,只要我们非富非贵,就很难出人头地。现实无情而又明晰:我们的社会已经分层,平民上升通道渐趋关闭。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正被一次次颠覆:人生而不平等,有志者不一定事竟成,吃得苦中苦也成不了人上人。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只小爬虫,被权贵的树脂裹缚,禁锢,终成一个个琥珀,成为这个时代的标本。

底层人群的恶性循环:穷—没机会受好的教育—找不到好工作—继续穷
有一种说法:当今社会,衡量一个人主要看能力,学历相对来说不那么重要。对此,我要说,学历重要也不重要。 如果你的家庭出身背景,能够为你铺平一条通往职场的道路,能够为你搭建一个平台供你施展能力,那学历对你就不重要;反之,如果你无权无势无背景,除了一颗 还算好用的脑袋和一双任劳任怨的双手外无人可靠,那学历对于你就是不可或缺的敲门砖,身份牌。总而言之,出身越穷苦,学历就越重要。
既然学历对穷学生如此重要,那他们拿到学历的难易程度如何呢?据《南方周末》报道,1978-1998年,北大学生中来自农村的比例约占30%;而从 2000年至今,考上北大的农村子弟骤降到了10%左右。把视野放到更大的范围内,2002-2007年间,全国重点高校里,中产家庭、官员、公务员子女 是城乡无业、失业人员子女的17倍。这个现象总结一下就是一句话: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

社会分层: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只能打洞
农村贫寒子弟看不到出路,家境稍好的城市工薪阶层、非富非贵的职场新兵也面临类似的窘境。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层级分明的社会,官宦、富豪掌握着大多数的社会 资源,形成了他们独立的上层圈子。如果说前些年,还能通过读书、创业、参军等方式来改变命运,那么近些年,改变命运的管道已经渐趋狭窄乃至关闭。“拼爹” 现象几乎在各行各业都逐渐从“潜规则”进化为“明规则”,一个人能取得多大成就,直接跟他有个什么样的老爸挂钩。权利渐趋世袭,造成了龙生龙、凤生凤的结 局。即使老鼠的儿子有龙凤之才,也只能去干干打洞的差事了。

平民上升通道关闭,为温饱劳碌一生 ,“一辈子”小于“一套房”

记忆真的真实么? 它真的存在过么?

  记忆中的世界究竟是否真实存在过?
在我们的记忆中有很多片段,他们已经成了记忆的一部分,但总有一些片段会被我们努力的尝试着遗忘,仅仅是因为我们无法回到那时刻,改变它们。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后悔”吧。

总会时不时的怀疑自己,怀疑自己的过去、自己的生命。头脑中那些所谓的记忆,真的存在过么?但为什么总有些东西记不起来了,又为什么有些东西明明不存在却记忆尤深?
23年了,细细想来我所能清楚“看到”的自己的过去,只有那么短短一两年而已,有许许多多的碎片凌乱的在大脑中盘旋,我却无法将他们拼凑起来。有些记忆中的东西,成为了本能,又有些东西成为了恶习。
至今我仍清楚的记得那个夏天我是如何学会抽烟,但是那个教我学会抽烟的哥们却如幽灵般消失不见,甚至除我外无人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再者,隐隐约约中有那么一天中午,最好的朋友和我爱的那个女孩在宾馆中烂醉如泥,当我接到电话去为他们付账的时候却见到了残酷的一幕,但我现在却连这个女孩的名字都记不起来,甚至周围的朋友没一个人能明白我说的是谁。
年初和宽子喝酒,他提起我初四时的某天为一个女孩和一对双胞胎兄弟拼命,而我虽然记起他所说的人,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还有这么一出闹剧。电话的拨号记录和我曾经的日志清楚的告诉我在某年某月与某个人彻夜长谈,但不论我如何拼命的想记起其中的哪怕一句话都那么难。

突然想起一句歌词:你说你开始怀疑人生。我觉得我现在就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了,上学时听二姨说她有个女学生,常常会跑到楼顶上发呆,会去找老师谈心,问老师人活着是为了什么,研究自己死了会去哪,当时我嗤之以鼻,不屑的评价:傻逼。但现在的我却也会问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到底自己的存在的墓地是什么?
和smiledoll聊天,说起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赚点小钱养活自己,能四处走走,写写自己想写的东西,看看自己想看的地方。但是又自己否定了自己,因为人总不能只为自己活着,我还有爹娘,还有姥爷、还有爷爷奶奶、还有我所爱的弟弟妹妹们……不止一次的幻想,要是我爹娘还有个孩子该多好。
浑浑噩噩的活着,浑浑噩噩的混着,先这么着吧。

蓝夕:“洋你开始学会思考人生了啊,要往哲学家发展么?”